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0年10月19日星期二

生命没有如果



今天心情特别沉重,可以说是我这六年来最沉重的工作天!

很意外的,特别爱看电影的我,今天竟然看到了一部最动人的电影;更特别的是,电影在我平时沉闷的工作地点上映了!

五十岁的徐先生,五天前突然脑干中风,五天来依靠仪器来维持生命;五天来,他躺在脑科ICU,情况没有一点进展,更没有生命的迹象。

五天后的今天,跟徐太太讨论后,我们决定替徐先生拔掉呼吸管道,更郑重的跟徐太太说“当呼吸管道拔除时,你丈夫也会同时间离开你们”

徐太太和孩子们在ICU陪伴丈夫约半小时后,被护士请到外头去;我们便开始要拔掉呼吸管道了。

突然间,徐太太和孩子奔进病房;徐太太轻轻的吻了丈夫,再拼名的捶打丈夫,喊着“wake up! wake up! I bring you home!"

 孩子则报紧着父亲,轻吻和依偎着父亲;徐太太开始冷静下来,要带孩子离开病房 “let's go, let's leave father in peace"

孩子重复的说“No, I don't want to leave him in peace; don't remove the tube...pls.."徐太太最后成功的把孩子带离病房。

接着,护士小姐问我:

“DR KOH, CAN I REMOVE THE BREATHING TUBE?”

10 条评论:

et-et 说...

“let's go...” 是沉重且再也不能見的let go,聼了一定很格外難過...

醫生,那麽傷感的場面,你可要偷偷地吞下眼淚,免得護士小姐看見!

yeow hoay 说...

这个医生没有眼泪,只有傷感

Koh YK 说...

So sad to hear about this incident. That is not easy to let go somebody you love. Hope his family members can recover from the sadness soon and continue their life as usual.

Carolyn 说...

这个医生,去了异乡,竟然经历了那么多的。。。那么多。。。当你伤感时,姐姐借你我的肩膀。。。
还记得,我第一次oncall,初出社会,要向一个已经DNR的家属pronouced death时,我说完后,我掉下了泪水。。。

yeow hoay 说...

到现在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小儿子被"拉走"时的眼神!

hooi ching 说...

很感人。。。

CH 说...

好沉重的工作。。。。看了这一段,也让我想了好多。。。(唉。。。)

gRace 说...

所以,最后真得那么做了?

PS,当医生竟然阁下工作去打工旅行,我第一次遇见也.

yeow hoay 说...

我的两个小医生例外的给了家属多半个钟,然后就拔管了。。
我没有阁下工作去打工旅行啦,只是明天会飞去nz找一个“阁下工作去打工旅行”的医生朋友罢了。

匿名 说...

爱一个人不容易,放手让心爱的人安详地离去,不简单啊。

Ne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