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0年12月16日星期四

2001年的事:我找到了当初的答案



过去十多年,自大学一年级开始,最常被问到的问题之一,就是“为什么会选择当医生?”通常我总会答非所问,原因是我自己也不懂当中的答案。究竟白袍生涯有什么好处?我想了好久好久,还是没有答案;对热爱旅行的人来说,我想,学医可能有一个别人没有的好处:就是可以用跟别人不一样的方式旅行。



2001年,还是医学系二年级生的我,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志愿工,第一次踏上长途航班,飞去一个我听都没听过的国度:斯威士兰(Swaziland)。当初会选择它的原因,多多少少是中了三毛的毒,想到非洲去看看三毛书中的面包树。

我的工地是一间小型的郊区医院,牧人医院 Good Shepherd Hospital。牧人医院是一所受某教堂资助的医院,大约有七位国外的志愿医生,宁愿放弃高薪,来到这块没有电影院,没有Broadband, 更没有冷气的国家,领着马币千多元的低薪,默默的为当地穷苦的病患服务。我被派到了外科部,跟从一位来自英国的志愿医生,大卫。





中午,我会通常会跟随医院的Home-based care队,一位司机,一位护士和我,带着一些简单食品和药物,驾一辆小货车,把物品分发给当地的爱滋病患。通常他们都病地太重,根本没能步行去购买食物药品,再加上他们都住的偏远的,我们有时甚至需要步行半个钟,才能顺利的把带来的食品送给这些病患,而我会简单地帮他们看看诊。虽然被病魔折腾得廋到皮包骨,连爬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但见到我们来时,他们都会眼泛泪光的,不停地向我们这些累得精疲力竭的医药人员握手致谢。见到他们的微笑,很奇怪的,我们都感到不累了!

斯威士兰人,就是那样的简单可爱,他们比我们更懂得什么是感恩,更懂得简单就是幸福。
他们不懂的是:我们这些志愿医务人员,在他们身上得到的快乐,远比为他们付出,还来得多。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我还是找不到三毛书中的面包树;但我却找到了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当医生?”的答案。

答案很简单,就是看见病人向我微笑时的------------满足感。


小孩看到了这辆小白(货车),好像看到了天使


在我们攀山涉水的,就是这辆小货车

31 条评论:

恩妮 说...

很喜欢第三张黑白照。
那个baby好小好小,那么脆弱。

yeow hoay 说...

他一生下就有了爱滋,现在应该是不在了!

ccc 说...

喜欢最后一张。还有明天的感觉。(有吗?)

p/s.照片全是你拍的吗?

yeow hoay 说...

CC:可悲的是,十人当中,有2-3个是患有爱滋的;你说他们有明天吗?
第一张是‘偷’的...hahah;
我最爱的是第2张,那眼神很无助!

CH 说...

我觉得,有机会到这一种的地方看一看,帮助他们,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也听说,那里人们“防范措施”也不是做的很好,所以,好多人就这样的被传染了。不过,我觉得您能有这样的经验很好。:)(我看了好感动),所以。。。,加油!

* 照片都拍的好好。:)

yeow hoay 说...

CH: Some of them not even know that they are HIV positive a second before their 'departure'.... Yeah, It's a great experience as you will see the depth of gap between the rich country n the poor swazis; and how fortunate we are....

老包 说...

翻個牆過來看,您這才是真正令人感動的好照片...還有個好故事在裡面...

yeow hoay 说...

哈哈,老包,只是翻個牆?没有爬过山?

nann nann 说...

你好,我一直觉得医生的生涯是很苍白的,不过你这位医生真感性啊,你的生活充满了色彩。

WIKI说面包树原产于马来半岛,奇怪我们这儿却没看到。

老包 说...

"生命沒有如果"..小的父親剛好也姓徐,剛好也五十那年中風,剛好也幾天後拔管.....真是受不了感性的人,特別是感性的醫生~哈

多寫些故事給我們吧,新年快樂~翻牆回去了.....

恩妮 说...

看来,这里越来越热闹了!徐医生一直说只是写给自己看而已咯!

恩妮 说...

不好意思,是许医生。:P

yeow hoay 说...

nann: 面包树最多的地方是Madagascar;那是我下一个目标
(马来西亚芒果木瓜树就很多:D)
老包:我常跟病人家属说,应当着是父亲陪伴你们50年了,而不是父亲50岁时离开了。
Ernie: 托你这个‘经纪人’的福:D

Carolyn 说...

我最遗憾的事,你已经离开我们医院了,真希望早点认识你,有种相逢恨晚的感觉。。
by the way,我不懂原来你姓许叻,我一直只懂叫你Dr. Koh.

yeow hoay 说...

晚见,好过没见;你说对吗?

Chree Yee 说...

我也喜欢第三张黑白照,那大小的比例,有种非凡的感动。加油,多写,多照。

yeow hoay 说...

现在忘了那个‘大’手是谁的了。

纸蝴蝶 说...

很感动=)

Joelyn 说...

所以说:我们幸福了。。。。要每天保持着感恩的心。。。。。

匿名 说...

有晖,原来你也喜欢三毛啊?=)

你要找的面包树,砂拉越俗话叫Buah Sukun。小时候老家有种。果实硬硬的,圆形状,外型有点类似波罗蜜。外皮还有白色胶液。妈妈每次叮咛我们不要沾到衣服,不然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呵呵 =)

果子切成一片片后,沾在加入白糖和盐的面粉中,放入热锅里炸,就是很棒的下午茶了。但Breadfruit fritters现在似乎有点难见了。=(

Nelly

匿名 说...

有晖,原来你也喜欢三毛啊? =)

Nelly

匿名 说...

对了,你向往的面包树,在砂拉越俗话叫Buah Sukun.以前老家有种,果子是硬硬的,白色,外形有点类似菠萝蜜。唯一不同的是面包树的果子偏圆形状。外皮还有白色的粘液。妈妈每次叮咛我们不要沾到衣服,不然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呵呵 ;p

把果子切成一块块类似半边月的形状,然后沾上一层加入白糖和盐的面粉糊,再放入热锅里炸成金黄色,就是香喷喷的breadfruit fritters下午茶.可惜现在市面上很少见了。=(

Nelly

YH 说...

纸蝴蝶 & Joelyn: 让忧伤的人,得到拥抱; 让快乐的人,得到分享,愿你和我一样。

nelly: 三毛是我的‘启蒙’老师,从小就看她的书了。我知道你讲的‘面包果’;不过此面包树非彼面包树。
三毛书中的面包树,只在非洲才能生长的。迟些再post面包树的照片给你看。

匿名 说...

啊,我也是。我最初接触的文学作品就是三毛的《闹学记》。后期也看了她的《哭泣的骆驼》和《撒哈拉的故事》等,越看越悲情。

很抱歉没帮得上什么大忙。原来面包树有那么多种。好的,我也想看看三毛书中的面包树。=)

Nelly

How CG 说...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许医生是在大二时就出国做义工了吗?是通过哪个社团,还是学院的安排呢?
因为我也想尝试一下。

YH 说...

How: 那是医学系的部分课程来的(elective programme)。上网就有他们的website了。可以google search: swaziland good shephard hospital, 在那边找他们负责人的联络电邮,电邮他们。不错的体验。我过多几年,可能也会回去。

How CG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How CG 说...

Thank you for the information.

可飞往那里的机票有点贵,那时的是否有任何组织津贴吗?那里会安全吗?

因为今年年尾是大四的ELECTIVE,想着可去哪些地方学习。

谢谢,许医生!

YH 说...

How:Swaziland 是相当安全的。特别是在他们的医院,院方会很照顾你的。非洲越偏僻的地方会越安全,危险的是大城市罢了。
机票是有点贵,不过那种经验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我没有拿任何津贴,还需要付一点点食宿费。
Good shepherd hosp旁边就是swaziland一个闻名的National reserves,傍晚可以和医院借车去那边看狮子,长颈鹿,日落等。。

How CG 说...

谢谢你的资料与分享。

悦子 说...

三毛让多少人爱上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