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0年10月19日星期二

生命没有如果



今天心情特别沉重,可以说是我这六年来最沉重的工作天!

很意外的,特别爱看电影的我,今天竟然看到了一部最动人的电影;更特别的是,电影在我平时沉闷的工作地点上映了!

五十岁的徐先生,五天前突然脑干中风,五天来依靠仪器来维持生命;五天来,他躺在脑科ICU,情况没有一点进展,更没有生命的迹象。

五天后的今天,跟徐太太讨论后,我们决定替徐先生拔掉呼吸管道,更郑重的跟徐太太说“当呼吸管道拔除时,你丈夫也会同时间离开你们”

徐太太和孩子们在ICU陪伴丈夫约半小时后,被护士请到外头去;我们便开始要拔掉呼吸管道了。

突然间,徐太太和孩子奔进病房;徐太太轻轻的吻了丈夫,再拼名的捶打丈夫,喊着“wake up! wake up! I bring you home!"

 孩子则报紧着父亲,轻吻和依偎着父亲;徐太太开始冷静下来,要带孩子离开病房 “let's go, let's leave father in peace"

孩子重复的说“No, I don't want to leave him in peace; don't remove the tube...pls.."徐太太最后成功的把孩子带离病房。

接着,护士小姐问我:

“DR KOH, CAN I REMOVE THE BREATHING 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