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1年3月25日星期五

生命没有如果4

刚看了以量的blog:
http://yiliang-room.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24.html


“今晚有点沉重。
朋友患癌。
我听了,心里沉重了。

那和陪伴病人是不一样的。
因为她是我的朋友。 
我们有着和其他病人不同的关系。 

看着她无助难过的流下眼泪。
我也随着沉默不语。 
这是大家都不愿看到的。 
而她的患癌,痛苦了。

我说:“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坦白说,患癌这回事,很多旁人都做不到什么。 
唯有同在、陪伴。”


我有个同样的故事。但朋友患的不是癌。


那时还在内科,晚间巡房时,我的实习医生说13号床有个PCP case。
走到13号床时,看到的是一个很熟悉的面孔,
当我还在想着她的名字时(她当时实在是太瘦了),
她一口就叫出了我的名字


叫了我的名字后,她就一脸尴尬,
我则是心情很沉重。
时间就这样静止了好几分钟(我的实习小医生也被我吓着了)


接着,我才回一回神,故作镇定地向她说
“不用怕,我是来帮你的”
她向我微微笑了一下,我也向她微微笑了一下。。。


注: PCP是爱滋病患专属的肺炎



14 条评论:

《旅游玩家》 说...

哦,我那天也在看這系列黑白照。

有個朋友竟然在他逝世第二天我才知道他患癌。我還很清楚記得他打過電話問我他有沒有欠我什麽東西還未還。當時覺得怪怪,卻沒有繼續追究......送他最後一程時,一直覺得是鬧劇,人,怎麽可以每道別就走了呢?

恩妮 说...

哎呀,抱歉。上一個留言是我啦。
signed in錯acct.

YH 说...

哈哈,你真的要看医生了。这黑白系列好像是那天跟你及老颜在garden喝茶后看到的。

棠子 说...

以前跑医院的时候看到医院里很多的病人当时自己只是在他们面前很快的走过, 根本没有去想他们背后的故事,目前所承受的压力, 还有他们看到我们这些穿得光鲜亮丽,走路有风的健康人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的感受。

后来自己大病了一场后, 开始觉悟。 从此以后在医院里都尽量低调。 一切以病人的感受为基。

tara 说...

以前常到医院去的时候就想,医院的墙壁若是涂上天蓝色会不会好些。。。

YH 说...

棠子:我想病人并不会介意医生穿得多光鲜亮丽,他们其实希望医生跟他们说多些话。
tara:病人喜欢的不是医院的墙壁,他们只想回家。

Chree Yee 说...

我觉得,身边的人无论如何必须比病人更坚强更乐观,虽然并不容易做到。

Carolyn 说...

可是,现在的医生,只是问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又有谁,会坐下来,聆听。。。唉。。。

nEmo 说...

哈哈, 底下放那 Hansen Lee 的照片,不如自己弄个类似的放在这帖子这样才有些传达迅息的诚意嘛。。=P

YH 说...

CY:的确是不容易的。
carolyn:本来有两个的,但一个走了,另一个就是dr carolyn咯
nemo:我还有自知之明。。哈哈

nEmo 说...

呵呵..病情问完了。当然拍拍八月十五就走了啊。。医院里好多要忙呢。 如果医生跟
病人的比率均衡些,工作量轻些很多人相信原意花时间跟那些病人哈啦。专业的冷
莫后保有着良心就够了。

YH 说...

时间挤一挤还是会有的

Jia 说...

i have one fren , a 28 years old doctor that passed away last year at 123 (12th of march)... only since i ever consider~ life is very fragile...

people say: doctor are numb to death... how far izzit true?

death for some means nothing has ever change and the world still evolve around...

but death for some, changes the whole world evolves around them...

YH 说...

it depends. different doctor perceives death differently.
for me, i usu 'let go' someone with poor quality of life. death is not the end of everything, what they want is self-dignity and self-resp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