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1年3月16日星期三

小象的故事


网路上看到这则小故事。

阴霾的天空压迫着整个非洲大草原,象群缓缓地走过来了,大约二十几头。它们的首领,自然是一头母象,躯体巨大而且气质雍容,似乎有能力摆平发生在非洲大草原上的一切大事。


一头小象追随着这一象群,企图加入它们的集体。那小象看上去还不到一岁,严格地说是一头幼象。那象群中也是有小象的,被大象们前后左右地保护在集体的中央。它们安全得近于无聊,总想离开象群的中央,钻出大象们的保护圈。尽管大草原上一片静谧,大象们却还是显得对小象们的安全很不放心。那一头颠颠的疲惫不堪的小象,脚步蹒跚而又执拗地追随着它们,巴望着寻找一个机会钻入大象们的保护圈,混入到小象中去。是的,它看上去实在太小了。

这么小的一头小象孤单存在的情况是极少见的。在象群里,母亲从来不会离开自己这么小的孩子。除非它死了。而如果一位母亲死了,它的孩子也一定会受到它那一象群的呵护。每当它太接近那一象群,它就会受到驱赶。那些大象们显然不欢迎它,冷漠地排斥它的加入。不知那小象已经追随了它们多久。从它疲惫的样子看,分明已经追随了很久很久。也分明的,它已经很饿了。

天在黑下来。小象愈加巴望获得一份安全感。它似乎本能地觉出了黑暗所必将潜伏着种种不测。那一象群中央的小象们的肚子圆鼓鼓的。它们看上去吃得太饱了,有必要行走以助消化。而那一头小象的肚子却瘪瘪的,不难看出它正忍受着饥饿的滋味。而它的小眼睛里,流露着对黑暗和孤独的恐惧。

它的追随也许还使那一象群感到了被纠缠的嫌恶。大象们一次次用鼻子挑开它,或用脚蹬开它。疲惫而又饥饿的那一头小象,已经站不太稳了。大象们的鼻子只轻轻一挑,它就横着倒下了;大象的脚只轻轻一蹬,它也就横着倒下了,而且半天没力气爬起来。它望着它们,发呆片刻,继而又追随奔去。。。。


不好意思,分享这则看了会令人难过的小故事。最近看到地震和海嘯发生后,卻還有許多人幸災樂禍,而有感而发的一些话。中國和台灣的網路,充斥“熱烈慶祝日本大地震”、“報應活該”、“教訓日本”一類冷血論調。許多網民還反對中台政府援助災民,借題發揮“要援助日本,先還回釣魚台”等一些無知言論。一份馬來文日報,更出現海嘯追趕日本超人Ultraman的幼稚漫畫。当然,还有我们愚蠢的第一夫人,大嘴巴说了不该说的话。一場災難,把部份人類的醜陋現出原形。

很喜欢郑丁贤说的一句话:
在災難发生时,每一個人都是生命的共同體。

如果你不想扶小象一把,也不要用脚把它蹬开。

3 条评论:

nEmo 说...

对啊,没有雪中送碳也就算了。还在那里冷言冷语。番薯国的夫人也是个脑残的家伙! 真的丢脸丢到家了.

tara 说...

于心何忍

YH 说...

是的,于心何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