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1年11月27日星期日

完美落地


昨天的金马奖把最佳原创歌曲颁给了‘翻滚吧,阿信’这部片后,网路上出现了许多为‘那些年’或胡夏打抱不平的评语。有些甚至把乱弹给弹的一文不值。我在想,这些人在弹着弹那的当儿,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谁是乱弹。答案其实呼之欲出了,因为听过陈泰翔的歌的人,会情不自禁的爱上他的。不信你也来听听看。

得奖歌曲,是不是很好听。
去年金马奖把奖杯颁给了岁月轻狂
让我感动了很久很久。
今年在把奖项颁给了陈泰翔
果然是好眼光。

我最喜欢的一首歌-绝口不再提
是不是很好听?

2011年11月22日星期二

生命没有如果10-天堂

摄于老家
十六岁时,你在做什么?
你可能不记得了。对许多人来说,十六岁,生命可能还没开始。对小格来说,生命在十六岁那年,就已经是面临尽头了。


小格,十六岁,学生,瓜子脸蛋很讨人喜爱。一个月前在教堂和教友一起收拾行李,准备出国当义工时,忽然心跳停顿,在教堂休克了。送到医院时,小格几乎快发黑了。小岛国的医院,的确不是盖的。小格在医生的抢救之下,心跳恢复了,还在加护病房靠仪器支撑了整整一个星期后,之后证实为急性心肌发炎症。不知是大幸还是不幸,一个星期后的小格,心跳,血压都恢复正常了,但还是处于昏迷状态。心脏科医生飞鸽传书给我,要求我这个脑科去帮忙看一看,为何她还是昏迷不醒。费了一番功夫,再加上许许多多的脑电波,脑扫描和脑电图,我才硬着头皮的和格妈妈/格爸爸说:“对不起,你的女儿因心跳停顿过久,严重地影响了她的脑功能,造成了小格的植物人状态。恢复机会老实说,很渺茫。。。。。”


格妈妈当时一话不说,眼眶泪水却还是不自禁的流了下来。格爸爸则出奇的冷静,临走前还很有礼的跟我说了声谢谢。之后,我在心脏科要求之下,也连续去看了小格几次,每次状况都不见好转,我每次和格爸爸敷衍几声,便借故走开了。那天开始,我每天都会绕道而行,尽量避免经过加护病房,原因就是,我也不知要跟格爸爸,还有格妈妈讲些什么。一直到了两天前,好友传来简讯,问我知不知道学长心脏病发离世了。我说,怎么可能,学长他才大我一岁,才当上专科医生,一直都很健康的。怎么可能会有心脏病?我几天前才在他的FB留言祝他生日快乐,他也回了我‘谢谢你’这三个字。我就像其他人一样,到现在还不能相信,好好的他这样不说一声就走了。


老实说,面对这种死亡个案,对我来说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只是当个案换成了你的友人时,那感觉却还是不一样的。接着的一整天,我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有时想到他和我一起准备内科医生考试,有时想到他和我考完试后一起吃夜宵。他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今天上班,头脑还是一片空空的。就这样,连平日习惯了的‘绕道而行’都忘了,一路就走到了加护病房前,也再次遇到了格爸爸。


格爸爸看起来脸色好多了(起码比我还好)。格爸爸问我的,还是同样的问题:“小格情况有起色吗?” 很奇怪的,当天的我不知怎么了,和格爸爸不知不觉,说了好多话,就如和朋友谈天一样,谈了接近半个钟。还跟他说了一些很‘不专业’的话。我说:小格情况的确是很糟糕,不过她很年轻,有时候年轻人的恢复能力,是不能以常理推断的。只要她和家人的斗志和意志坚定,恢复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不知是不是我说错话,格爸爸听了眼眶也开始湿了。我拍了拍格爸爸肩膀,然后说:“We've did the best, and what we can do now is to pray for the best。”格爸爸什么都没对我说,只给了我一个拥抱。


就这样隔了一天,心脏医生又打了个电话跟我说:Dr Koh, the patient was weeping just now when the father talked to her. Do you mind to come and reassess her?


故事说完了。好久没有写这样长的文字了。朋友说最怕就是看到我的‘生命没有如果’,她说一看到就知道又有人死了。我想跟这些朋友说,死亡其实并也不可怕。有些人活得像死人一样,那其实更可怕。小格和学长,一个是勇于参与义工行列的小天使,一个是不可多得的好医生。他们就算死了,还是一样会活在大家的心里。


生命是无常。愿学长的家人能坚强度过这艰难时刻。安息。




生命其实就像流星一样短暂。
自己想做的什么,就去做吧。


献给冰冰,和她的家人。


全文完

2011年11月20日星期日

似曾相识的罗马



有没有遇过这种景象,某个人,或某个地方,明明是第一次遇到,却偏偏好像在那里遇过一样。感觉那么熟悉,那么真实。罗马给我的,就是这种感觉。虽是初次到访,却有那种熟悉的感觉。


来到罗马,最期待的就是这个竞技场。多年前从小学课本看到竞技场的图片后,就好想好想去看一看它。所以这次来到罗马,当然不会放过它。我和友人还少有的买了入门票入场参观。我们选择了黄昏时段才买票进场。一是为了避开大批的人龙,二是可以在竞技场观赏罗马的日落。果然不出我们所料,黄昏的竞技场的确没有什么游客,我们只花了五分钟就买到票入场了。里头也是出奇的寂静,和平时的意大利很不一样。不知是游客们都走光了,还是门票太贵了(其实也不是很贵),里边尽是一片的寂静。


我和友人就像往常一样,很有默契的自走自的。我选择倚在梯级上,静静的欣赏它的古旧。澄净的天空就这样呈现在眼前,淡淡的蓝,蓝得让人沉醉。竞技场内一片谧静,静谧得连掠过的鸟儿声都听得到。看着看着,忽然觉得这个地方好熟悉,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接着,梯级下来了一位美貌妇人,问我可不可以帮她照个相,我说好啊。妇人于是摆了个姿势让我拍照,我的天啊,那个姿势,也太似曾相识了吧。。。。



入场时,已是近黄昏了
小妹妹,老娘可是有练过的
似曾相识的姿势
相似度是多少?
整理照片是才发现,旁边站了个俏女郎
黄昏时刻的竞技场是最美的
竞技场望出去,就是美丽的黄昏。



意大利 1

湖边有个美女

2011年11月16日星期三

遇见生命2-遇见Maria



看到一篇关于World Hunger Fund的部落格,里边有个美丽的短片-‘遇见玛利亚’。很喜欢这个短片,喜欢短片的音乐,喜欢看玛利亚的微笑,更喜欢玛丽亚吃饭的样子。原来吃饭是可以那么美丽和欢悦的。一种简单的快乐,可惜我们都忘了。玛利亚细嚼着米饭,拨弄一下被微风吹乱的头发来,吃着吃着,她笑了,笑得好美,有如小天使一样。看到玛丽亚笑了,我也笑了。


World Hunger Fund在番薯国并不活跃,真正活跃的,应该是World Vision他们这几年来的成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最近World Vision还有了个新口号,叫做 "We see change. What do you see?" 。是的,这几年来他们的确是看到了孩子的改变,而你,看到的又是什么?


等一下用餐时,就认真地想一下这个问题:你想看到的,是挨饿的玛利亚?还是微笑的玛利亚?你自己来决定。


当三餐都成问题的时候,其他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这个的眼神很彷徨(摄于腼腆国)
摄于mozambigue
这个现在已成回忆了(摄于牧人天主医院)

相关文章

2011年11月13日星期日

遇见生命 -29年前,他已经死了

摄于奇异国某个不知名海滩
最近收到网友的电邮,他跟我说,好久没有看到你的‘生命没有如果’系列,不过也好,代表你的病人都健康的活着。我想说,好久没有写‘生命没有如果’系列,不是因为病人都健康的活着,而是最近太忙了,也没有什么心情写。


当然,病人大多数是活着的,不过却不是‘健康’的活着。最近就有个60岁出头的病人,中风入院了,病情是稳定了,不过左边却因中风而瘫痪了。等了接近一个星期,还是没人来看他,更别说要找人带他回家。没有办法,只好出动了我那美丽的社工小姐。社工小姐找来了他的妻子和三个儿子,一起来个家庭会议,讨论关于病人出院的事务。不谈还好,那天的家庭会议,一谈便出事了。当天收到小医生的来电,跟我说,不得了了,我们的家庭会议出事了,这边火药味很重,开战了,你快过来!


还没走到病房,病房就传来了病人的‘太太’和三个孩子的叫骂声。
‘太太’说:这个是你父亲,你们就有义务要照顾他!不是我!
儿子说:是,他是我父亲,但我们29年没见过他了。29年前他就不要我们,我为什么又要照顾他?


事情厘清了,原来这个其貌不扬的病人,29年就抛妻弃子,把当年3个小过10岁的孩子都抛弃了,和情妇两人双宿双栖了29年,现在出事了,情妇也不要他了。那怎么办好?幸好有我那美丽兼见惯大场面的社工小姐,没三两下就把整个场面都Hold住了。讨论了接近半天,大儿子最后说了一句震撼大家的话。
他说:好吧,我们会把他带回家。


故事讲完了(故事其实还没完)。话说最近Astro在播着阿贤的访谈节目“遇见生命”。阿贤,是我唯一喜爱的本地主持人,一个有深度,有思想的制作人兼主持人。可惜人在小岛国没能看到这个很棒的节目。只能上网看看他的文字和预告片。他说:
为了将来的幸福,我们总是愿意牺牲现在的幸福。
然而在不堪一击的生命之前,幸福似乎注定不在未来。
我们向来所追求的东西,实际上能带给我们的快乐又有多少。
我们总是觉得人生应该还有很长,但是生与死却又是我们最不能预估的问题。


阿贤所说的,其实是个简单不过的道理,可是能真正了解的又有几个呢?
我想说:
有些人死了,却还是活着的。
有些人活着,却像死了一样。
对于那三个儿子来说,我想父亲29年前就已经死了。
29年来,父亲也完完全全地错过了孩子的一切。孩子的生日,上课,下课,用餐,开学,毕业等等等等小细节。是的,29年前,他已经死了。。。。


忽然想到这首个人很喜欢的歌
歌中不停的唱着的是:
I missed you for 29 years,
I missed you for 29 years.



是的,对于生命,我们始终体验的不够。



2011年11月12日星期六

有如荡漾在微风中的歌



许多人都以为,雷光夏是男的。我曾经也那么认为,还以为她是个帮人在幕后制作专辑或电影配乐,然后找个女的来伴唱。多年之后,当youtube开始盛行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雷光夏,是个女的。


喜欢她,其实也有好些年了。但唯一买过的专辑,就是那她的“我是雷光夏”。那可是N年前飞去台北买回来的。其他的专辑,不是不想买,而是在新马这一带根本没得买。多年之后,我也渐渐忘了那时候听雷光夏的甜美,不是因为我健忘,而是她太低调了。说实在的,比起张悬,陈绮贞,陈姗妮这些才女,她的声音一点也不逊色,甚至多了一份清新,还有一丝轻轻的忧伤,虽不主流,却很清新。感觉她的声音不是属于这个年代的,而是属于80年代的。甚至还有人说,雷光夏的声音,就像怀念青春的日记,能轻易的打动每个有故事的人。对于这样的形容,我是完全赞同的。


2012年1月29日,低调的雷光夏将破天荒的飞来新国,来分享她的音乐和文字。这种好康,我当然是不会放过的。上youtube找来许多雷光夏的歌来听,再次的听到了雷光夏清新的声音,也再次的重温当年的甜美。


第一首喜欢上的就是这首。
当年,觉得旋律很好听;现在,开始发现歌词的涵义。

乍听之下,还以为是齐豫。

电影我没看过,听说电影配乐还好过电影。
这是预料中的事。


十二月的阳光下 我转头看你的侧脸 
你的声音 有如荡漾在微风中的一首歌 
——雷光夏


2011年11月10日星期四

静谧的时光

Dempsey Hill山上的PS Cafe
最近的忙碌,忙得连自己也忘了自己的忙碌,也忘了到底为了什么而忙碌。好久没有好好感受这种静谧的时光了。谢谢朋友带我来到这间树林中的咖啡馆,让我找回我那就快消失了的味觉,也找回自己对生活的要求。一杯咖啡,一块蛋糕,一间建在山丘上的咖啡馆,在一片树林中的咖啡馆用餐,感觉自己好像走进了树林中。


在这里,品尝的不是咖啡和蛋糕,而是这静谧时光。
也品尝着这轻描淡写的幸福。

这繁忙的城市中竟然有着一间静谧的咖啡馆
手机看到的不是简讯,而是花的倒影
黑糯米红豆糕
老贤和老妈子合照,你看他笑得多开心。
咖啡馆是间小小的玻璃屋,反射在玻璃上的树影,有一种朦胧的美!
有了你们,静谧的时光也变得不静谧了。不过那是不一样的幸福。
阳光从咖啡馆透射进来,友人让我拍下了这张创意照,可惜右边的手太粗了一点。
静谧的时光让你发现,生活原来可以很简单,复杂的原来不是生活,而是人心。

其他人都没发现,当天咖啡馆播着的,是这首我喜爱的歌曲

2011年11月7日星期一

陈升,他还是来了


上个月和好友见面闲聊,
她是个超级奶茶迷。
她说,难得遇到我这个陈升迷,
想问问我:
为什么奶茶会喜欢那个其貌不扬,挺着个小肚腩的升哥?
我跟她说:
这个问题有够白痴的,这样简单的东西也不会,
你到底是不是女人来的?

可能她是非一般的女人吧。
不过我当时马上找到答案了。
答案就是:她根本不认识陈升。
我只是和她说:上youtube找来侯佩岑的访谈,你就会知道答案了。

结果她隔几天就传来简讯跟我说,她找到答案了。
她说,她看了那个访谈,
她说,如果有人能吹着口琴,
唱着‘然而’给她听,
跟她说"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她会马上答应嫁给他。

*再一次证明,女人是天下最善变的动物*

他问她想听什么歌?
她想都没想就说:风筝


 
陈升,他还是来了


这就是奶茶访谈时谈到的那场演唱会。
她说一开始他也不知道陈升会不会来,
她请了陈升好久好久,
陈升都没跟她说会不会来。
可是到最后,陈升还是来了。


看到升哥穿着西装,
从后台从容地走出来,
奶茶笑了。
笑得很美丽,
是少女娇羞的笑容。
难得看到奶茶笑得这样美丽。

很喜欢奶茶那时的表情,
那种喜悦,怎么说,
就是那种发自内心的。。。。




后记:
朋友跟我说,她最近都在听陈升,因为奶茶,她认识了陈升,也开始爱上了陈升(再一次证明,女人是善变的动物!)。她说,奶茶当年当过升哥的助理,当年就迷恋上这个老男人,那时候感觉奶茶唱的每一首歌,都是唱给陈升听的,包括这首为爱疯狂,“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的为爱疯狂”(这个我就不懂,因为我对奶茶并不熟悉)。
她说陈升的歌,是少有她听到会掉泪的歌。这就是陈升,还以为他的歌专唱出男人的心声,原来女人听了也会掉泪。我想这就是陈升的魅力,不矫揉造作,也不虚以委蛇,把一切都看透了,也看淡了。这就是陈升的魅力所在。


走著走著,生命就流了出來。
又走著走著,靈魂就留了下來。
买了这张专辑要一年了,
现在才发现这首歌好好听。
原来我都是这样后知后觉的。

2011年11月5日星期六

Sungai Puyu的风

没有sungai的sungai puyu
鳥 在天空飛翔
風 在空中蕩漾
夕陽的陽光 永遠是那麼溫暖

天 看不到極限
地 伸展得如此遙遠
奔跑在這片稻田 是天地緩緩移動的一點

你有听过这首歌吗?
这是一首陪我长大的歌。
当年一听这首歌,画面就跑出来了,
想象着在天空飞翔的鸟,
在空中荡漾的风,
还有看不到极限的天,
和伸展得如此遥远的地。

当年就很想去看看这条河,
去吹吹sungai puyu的风,
上个月飞回马来西亚,
约了一班北马的摄影博客,
计划去寻找梦想中的sungai puyu。

来到了sungai puyu才发现,
原来sungai puyu是没有sungai的。
幸好给我们找到了一片稻田,
一片小得可怜的稻田,
还被四周的洋房给围住了。

原来,多年后的sungai puyu,
是没有看不到极限的天,
和伸展得如此遥远的地的。
阿牛不懂知不知道,
他小时侯的家园,
已经被发展巨浪给吞噬了?

幸好当天吹着的,
还是緩緩暖暖溫溫柔柔的風,
还有一班陪我玩到疯了的摄友。
谢谢你们陪我寻找梦想中的sungai puyu。
也希望我的老家永远不会变成sungai puyu。

第一个节目就是吃螃蟹
这个炒烧肉一点也不输给螃蟹
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天天都是好天
来到了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的海边,还没到就下雨了。
北马是盛产美女之地
当然,北马也少不了帅哥。。哈哈!(我们的衣服可以弄出一幅番薯国国旗了)
SUNGAI PUYU 的風,隱藏著多少夢。站在風中,我有一種莫明的感動。
SUNGAI PUYU 的風,喚醒我多少童年的夢。多年以後我再回首,是否能找回這最初的夢。



前文:槭树下的家


博客摄友的sungai puyu blog:
聯想Sungai Puyu稻田的思頁和畫面

相聚Puyu河

烂稻田并不重要

2011年11月4日星期五

One day

电影海报也拍得太美了吧
1988年,即将大学毕业的迪斯和艾玛第一天相识,第一天相恋,第一天相见,就点着了爱火花。他是天之骄子;帥,多金又聪明,生命從玩乐始,未來仍是未知数。她是邻家女孩;美,多才又温柔,对爱情专一执着。她愛他,沒成為他众女人之一,只是掙扎生活,努力圆作家梦。她給他写诗,为他写長長的信。他最颓丧的時候,总爱想找她說話,希望她陪伴。兩人家庭背景天差地別的两人,約定好每年這一天都要見面,不論任何困難、不論在那裡。當各自悲歡離合時,心裡都知道,他、她就那裡。

一部想看很久的电影,趁着昨天电影刚要下画,把电影给看了。不懂为什么,我老是把‘那些年,我们爱过的女孩’和‘Eat Love & Pray’和这部电影联想在一起。不全是因为都是畅销小说改编的电影,而是它和Eat Love & Pray一样,是一部探讨人生的电影。它也像‘那些年’一样,是一部看了会惆怅很久的电影。


过去的二十年,你又有没有一个为你守候二十年的朋友?虽说生命如流水,激流的时候是最动人的。急流之后,如不包握的话,一却就只剩下遗憾了。我个人并不完全赞同这句话,因生命就是要有遗憾,才会显得美丽。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