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2年2月26日星期日

Say No to LYNAS!



远在邻国的我们,心还是系在我们的国土的。今天做了一件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约了一班博客朋友,大家在狮城的Raffles附近,举大字条向丽娜斯说不!向我们的蕃薯政府说不!


首相说,当初政府会准许稀土工厂准证,因政府已设下了严厉条则,他还说会确保废料能够搬去更偏僻,更远的地方。政府会尽量想出一个人民能接受,又不影响投资的方法。最绝的还是最后一句:政府将以人民利益为重。(听到是不是很想吐?)我想说,政府要挖钱难道就不用良心了嘛,自己搞出了一个大头佛还口口声声说保证没问题,难道为了钱就可以什么都不顾吗?这许多许多的问题,我就是不懂。一个是人都认为有问题的工厂,为什么我们的政府看不出呢?为什么我们的政府都说没问题吗?你们这班蕃薯,可以不要再找问题给我们吗?


苏丹街后再来个稀土厂,我们很忙的,你们知道吗?


有远道而来的茹娴

有属于我的一片天的米娜

有我们的新任歪歪脸

有我们当天的神秘人-道锦

有当天看起来心情很沉重的沈佳宜

贞心之旅看起来也很沉重

当然少不了我
虽说那些猪头弄到我们很忙,不过却意外地让我们更爱这一片土地。
拍完照后看到沈佳宜一脸无奈的表情。
很喜欢最后一张照片,辛宜的那个表情,看起来那样无奈,那样纳闷。其实当天我们的心情也像辛宜一样的纳闷,一样的无奈。


为什么我们这样爱这块土地,我们的政府却一点也不爱我们?为什么?




后记:在润均的部落格听到张子夫的这首"I GO",一首写给 Kak Yasmin电影Talentime的歌。 Yasmin姐一听就被这首歌感动了。我和润均一样,听到这首歌就想起了Yasmin姐,如果她还在的话,跑在反lynas和维护苏丹街的第一人,应该是她了。可惜天使走了,只留下了一班猪头在番薯国。搞到我们都很忙。。。

2012年2月25日星期六

What is life?2

摄于纽西兰北岛
今天把脸书换成timeline,无意间又看到了许多旧照片,还看到一个以前post过的video,多年后重看,还是一样-满满的感动,所以想在这边share一下。这是一个摄影师的访谈,讨论的是什么是人生,什么是生命。我不认识这个摄影师,不过对他所说的,是完全赞成的。


他说:有时候在生活中,我们真的会遇到一些很好的人,很简单的人,但是他们很开心,很真心。当你对别人真心,别人也会对你真心。有时候生活,简简单单,人反而会开心很多。他还说,生命是一件开心的事情,生命是一个充满挑战的事情;一个人生就像是一部戏,就好像一部戏有六十分钟,要怎样编排自己的人生,就好像编排一部戏。如果一部戏只有吃饭上班,吃饭上班,你觉得这部戏好看吗?最后,一部戏要怎么才能够好看,那必须要充满了许多喜怒哀乐,充满了不同的角色,充满了不同的经历,我觉得这部戏才可以作得更好。。。。

昨天一位我很喜欢的老护士问我,这边的病人这样难搞,为什么你还要来这边受气。我说,也没有怎样难搞啦,再说,如果我没来这边,又怎么会认识你呢?你说对吗?老护士听了和我笑了一笑(也不懂她听不听的懂我的意思)。


虽说我的座右铭是:人生就要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不过没有了不美好的体验,又怎能知道什么是‘美好的事物’?当然,我自己也很清楚的知道,在我的电影里,不会只有吃饭上班,吃饭上班,吃饭上班,而已。。。


希望你的‘电影’也是一样。





Life is like a movie, 
Keep pretending,
Keep Believing,
And most importantly,
Write your own ending.

相关文章:

2012年2月18日星期六

东海岸三号公路自驾游



前文:
去年的12月,在还没有告别2011年之前,我和两位友人,完成了多年来就很想很想完成的计划,就是东海岸三号公路自驾游。我们一路沿着三号公路走。看到沿途漂亮的沙滩,都会停下来吹吹风,拍拍照。饿了就停在路边吃烤玉米,炸章鱼;吃饱了在继续架。一路驾到了Penarik这个小渔村,我们再驶进了另一个更偏僻,更漂亮的小渔村-碗碟村(Kampong Mangkok)。这次的三号公路自驾游,最喜欢就是这个地方了。这是一个人烟很少的小村庄,村庄靠海而造,一路驶向村庄,都可看到一望无际的海边和沙滩,沿着沙滩是一排排的椰林,椰林旁有一条小河,水连天,天连水,牛群低着头在河边吃草,行成一幅风景画,一幅美丽极了的画。风儿掠过,耳边传来的是海浪声,参杂于椰叶被海风吹打沙沙声。我的第一个直觉就告诉我,我爱上这个地方了。

我们的住宿,就是这间很有本土风味的terrapuri resort。Terrapuri resort,一间收集了29间失传的传统马来古建筑,再花费心思修复而建成的特式渡假屋。住在这种古色古香的马来渡假屋,就像是住在古代马来皇宫一样,所谓原始的华丽,应该就是这样了。它不像一般酒店,除了游泳池,它根本没有什么娱乐设施可言。它最吸引人的,就是四周的乡村风光。走没到几步就是漂亮的沙滩,喜欢游水的可以游水,不喜欢游水的可以坐下来吹风,两者都不喜欢的话,可以去椰林散步,看牛吃草。我在kampong mangkuk的两天时间,就这样在海边游泳,在椰林吹风,陪牛群回家,在小河边打瞌睡等,渡过了。。。。

旅馆前有一间供人读书的玻璃屋
我们'room with a view'的小旅馆
里面的装饰是不是很像马来皇宫?
边游泳边看看美丽的乡村景色-这就是人生!
旅馆的一木一板,都散发出浓浓的马来传统艺术
整个kampung mangkuk看到最多的就是椰树和野花。
小屋的前面是海,后面是小河。。
这里的牛只可能比人还多。
那天的海风很大。
走累了就在‘椰树上打瞌睡’
天黑了,牛儿也要回家了。 
连牛儿也回家了,我却怎么也舍不得离开这美丽的地方。

后记:最近看到朋友在脸书上share了一个‘美丽的台湾秘境’video。我想说,别整天向往‘冲出国外’,番薯国其实也有很多美得另人窒息的‘秘境’,自己地方的美丽都发掘不到的话,又怎能看到别国的美丽呢?虽说我国的旅游被那个燕燕老姐搞得一塌糊涂,不过我相信通过人传人,口传口的方式,我们还是可以把它搞得很好的(只要我们的蕃薯政府不要搞破坏就行了)。在此想谢谢我那两位陪我完成梦想的朋友,虽说我们还不算是完全‘志同道合’,途中也闹出一些小插曲,不过对我来说,这些都是很难忘的。谢谢你们!


2012年2月13日星期一

我也来谈苏丹街

向希的照片
先来讲个小故事:小时侯邻居家有一棵大大的老树。我最爱就是在老树下乘凉玩耍。有一天,邻居老伯为了要弄块空地来种菜,把漂亮的老树给砍了。我看了很是心痛。问老伯为什么把老树砍了,老伯说:傻孩子,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只是一棵树,这棵树把这边弄得我家像森林一样,还要我整天清理落叶,有什么好,砍掉了才好!当时的我说不出合理的理由来说服邻居,只能默默的看着老树被砍了。。。


对于苏丹街,茹娴说:建筑往往是一个国家文化的缩影,尤其那些具有历史文化背景的建筑更是国家和人民历史和文明的见证。是不可替代的宝贵财富,对政治、经济以及社会精神文化具有举足轻重的重要意义。战争与自然灾害给文化遗产带来浩劫,是无法幸免。但如果为了新建一条铁路而大费周章将一座座传统风貌有故事,有艺术价值的老房子摧残得面目全非,如果执政者再不提高对遗产价值观和保护意识,我们失去的不止是一条苏丹街,而是一座文化记忆的摇篮,积淀了丰富历史人文信息的老街。老城被夷为平地,成了一座没有灵魂的新城市。(是不是说得很赞?)


对我来说,苏丹街其实没有什么深厚情感。要硬套关系的话,也只能说大学时会到海螺去听歌喝茶;然而,这已经无关一条街这样简单的。苏丹街映射到整个番薯国社会对文化保育的认知,还有我们政府的腐败,无能,及无知。这些贪婪的蕃薯执政者一定很纳闷,小小一条苏丹街,为什么会闹得这样大。我想,会那么想的人,严重的缺乏保护历史文明和社会文化的意思。对他们来说,那只是一棵树。对我们来说,那并不只是一棵树那样简单。为了兴建铁路而将一座有故事的城市夷平,成为一座没有灵魂的先进城市,就像邻居老伯把老树给砍了,你觉得值得吗?


摄于小岛国-我家附近
也是一样摄于小岛国-我家附近的heritage house
后记:这几张在我们邻国拍的照片,讲到古迹和文化保育,老实说,我们是拍马也追不上。话说前几天和小岛国的朋友去捞生,他们问我,最近小岛国和番薯国在争着捞鱼生的‘版权’,问我有什么看法。我说,这个我不懂。(其实心里想着的是,我们连小小的一条苏丹街也保护不来,还谈什么捞鱼生版权。。。)




相关文章:

2012年2月9日星期四

The swell season



物以类聚,你相信吗?


我是很相信的。所以要看一个人是什么类型的话,看看他身边的朋友就可知一二了。
也因为这样,我的偶像(戴米恩),和另一个偶像(格兰汉森),就是公认的好朋友。他们不只音乐风格相近,连品位也很相似。最相似之处,就是各自找了个美貌才艺兼句的才女,当他们音乐的伙伴。我也因为这样而认识了两位不可多得的才女歌手。


慢慢地,才子和才女也谱成了恋曲,奏出了一首首动人的曲子。可惜两个才子都是出名的风流种。所以才女也渐渐的单飞远去,在事业上越战越勇。相反的,才子着继续沉沦消沉,也慢慢让人遗忘了。。。


最喜欢就是这一首非主打的-
Have I loved you wrong,
可清楚的听出曲子的惆怅,
特别是格兰汉森后半段的合音。
可惜此曲不再了。。。

两个人的合作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
天衣无缝!

另一首经典,
可惜现在已成绝响了。

此曲一出,
试问有多少个才女能招架得住?

当然才女也不是省油的灯,
单飞后的第一张个人专辑Anar,
天籁般的歌声,
就完全征服了大家。


虽然结局相当令人惋惜。却再一次的见证了天底下的一个定律,就是-自古才女多爱才子
可惜的是,这些才女往往都忘了另一个定律,就是-自古才子多风流




后记:要睡觉了,下次得空才来写戴米恩和他的另一位才女。


相关文章:Once

2012年2月3日星期五

遇见生命2-再见



这几天心情好沉,昨晚还听歌听到失眠了,这是十多年来未曾发生的事,特别是在连续工作36个钟之后(我是那种见到床就会睡到天亮的人)。初时还以为是放假太久的原故。今早收到大姐的电邮,才知道昨晚它静悄悄地走了。收到了电邮,我是出乎意料的冷静,可能我对生离死别的接受度,是异于常人的。对我来说,某某事物的离去,是不应该感伤的。相反的,还要感谢上帝让我们彼此有一段美好的相处,还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那应该是上一世修来的福。所以我的确要感谢它陪伴了我整整九个年头。


现实和电影的角色交换了。

回到家,重看这部我最爱的电影,许多画面也开始浮现了,最难忘的就是多年前我把它从吉隆玻接回老家的情景。。。。

家里少了一员。
我也少了一个回家的理由了。。

2012年2月2日星期四

云深不知处

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最近许多人都在烦。有些甚至迷失了。这种坏情绪就像流感一样,是会传染的。不传还好,一传就传到了我这里。新年后开工,感觉自己像一条死鱼似的。生活好像除了忙碌,什么都没有了。忙到连自己也忘了自己在忙什么,更忘了自己在为了什么而忙。幸好邮差叔叔寄来了许多好CD,忙的同时,还可以听听歌,其实还蛮不错的。音乐,就像坏情绪流感的解药般,药到病除。也幸好我的解药特别多,所以解药一到,死鱼马上变金鱼,还是那只会听歌的金鱼。。哈哈!


无意中在女神的最新单曲,看到女神说到一句很赞的话。
她说:蜉蝣是一种在夏季集聚的小生物,它们看似渺小,朝生暮死,不过成群飞过时却是壮观美丽无比!人常会觉得自己平凡,渺小,那是因为他们还没看到自己追求梦想的样子。所以她写了“蜉蝣”这首歌,送给身边的朋友。


而我,也想送给这些为梦想努力的朋友。别再觉得自己平凡,渺小,因为你们追求梦想的样子,被我看见了!


2011年。摄于林明



‘解药’一


‘解药’二

每一天张开眼,我们都是蜉蝣 ;平平凡凡生活,轰轰烈烈追逐一个梦 。
一眨眼,我们都只不过是刚经过山涧花朵 ;除了快乐,便无所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