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2年4月25日星期三

美好的时光-槟岛



最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槟城了。
喜欢那里的咖啡,那里的白酒,那里的古屋,当然还有那里的朋友。上次回去虽然很忙,不过还是抽空驾车去槟岛,花了一个傍晚,连跑了三家的特色咖啡馆,还见了一班朋友。


1。Cai Diam Ma
我的第一站。想去很久了,直到现在才能见一见它的庐山真面目,只有两个字形容:喜欢!
喜欢它的古旧 
喜欢店主的心思
喜欢它的墙壁
美丽的布告栏,让我想起中学时班上的布告栏。 
最喜欢那张红色的邮差postcard
慵懒的午后,有人在睡午觉,有人在沉思
你们在干嘛?
连楼梯都有格调
美丽的楼梯级上坐着个性格女子
少了几个人的合照(因为有人迟到)
2。China House
之前看到老大share的杂志照片,就开始喜欢它了。去了更是不得了,因为那间古屋给店主维修的太美了。真的恨不得把它买下来(可惜我没钱)。价钱是中上,不过食物却是出奇的好吃。我们一班人差点就把整个Menu都order了,大家公司吃,结果发现,原来这个也好吃,那个也好吃。不知不觉就把食物给吃个精光了。
杂志内的China House
阿当的天才画作,是不是很美? 
这张才是真正的大合照(不过拍到有人很肥一下。。偷笑)
咖啡馆楼上有个气质美女
当天只带了我的傻瓜相机去,不过拍出来效果还不错,还可以玩玩panorama
Panorama photo让美丽的china house一览无遗。
3。Western Spices
告别了一班朋友,再赶去赴酒鬼朋友的会。这个比我还会享乐的朋友(现在很难找了。。哈哈),代我到这间也是又古屋改装的特色餐厅,叫了一支白酒和许多啤酒,听听美女唱歌,谈着谈着就谈到午夜了。也这样结束了我在槟岛的8小时美好时光。
餐馆内的美女时不时看过来我们的餐桌,偷瞄这位帅帅的酒鬼朋友。哈哈
参观内有美女歌手唱着Lana Del Rey的歌
最喜欢就是餐厅古旧的地砖。
我们的white wine,喝完后真想叫多几支,因为太好喝了。
Penang eh peng you:谢谢你们的招待!干杯!

驻唱歌手唱着的就是Lana Del Rey的歌。



2012年4月17日星期二

生命没有如果 11


曾经有人问我,身为一个游子,最怕的是什么?
我说:陌生地方我不怕,陌生人我更不怕,所以应该没有什么好怕的。我想,唯一害怕的就是家里的来电。

话说Oncall 36小时里,手术后的鱼仔说:
你可知道当苦难发生时人最爱问什么吗?人最爱问的就是‘为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想可能是人忘记了,这其实是我们生命中必经的一部分。
所以当死亡接近我们的时候,我们都变得惊慌无助。我们都爱问为什么。
其实,只要我们记住,每个人都会死,我们就会懂得珍惜余下来的日子。。。

是的,有时候美好的生活让我们忘记了这简单的道理。也幸好有这通家里捎来的电话,让我学到什么是无常。

这首歌让我想起雷光夏的那个问题:
在你心里最有价值的事情是什么?
我的答案是:希望大家都健康快乐!


2012年4月10日星期二

我的On-Call 36小时


我的悠长假期完了(其实也不是很悠长)。在异国渡过了一个悠闲假期,再飞回番薯国见见家人,见见朋友,再飞回来小岛国。驾车往机场的路上,心中忽然浮现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自己也不懂是怎样的感觉。沿途上经过一大片美丽的稻田,开始纳闷为何自己会离开这个美丽的地方,跑去另一个没有灵魂的钢骨城市。

一回到这个大城市,还没喘过气,就开始了36小时的oncall,电话响个不停,从早上一路忙到晚上九点,才有闲坐在办公室摇脚。脚还没摇够,讨厌的电话又来了。还是很紧急的thrombolysis call,有位很年轻的马来男生-哈密唱K唱到一半中风了,还没到一小时就被送到急症室。而我的任务,就是去确认病人适不适合一种很强的清血药(一种药性超强的清血药,这是目前唯一能医治中风的药物,此药物连番薯国都没有,因为药性超强,用不当者会照成脑溢血,一种不是随便人能驾驭的药)。半身不遂的哈密经过解释后,答应注射这种药物,药物注射一小时后,哈密终于可以举起之前完全不能动的左半身,讲起话来也流利多了,不停地和我们道谢。拿起手表一看,天啊,已经是晚上11点钟了,才发现晚餐还没吃。肚子虽然饿得不像话了,内心的满足感却是满满的,之前的蓝情绪也不见了。

话说这次回去,小外甥跟我说港剧‘oncall36小时’很好看。问我医生的生活是不是类似剧集里面的。我说没有这样戏剧化,不过多姿多彩却是真的。今天看到这一句:“谁走进你的生命,是由命运决定;谁停留在你生命中,却是由你自己决定。

感谢这些每个走进我生命中的人,让我的生命不再留白。




很久没有听Angus&Julia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