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2年5月26日星期六

小莱格的路

摄于缅甸
今天又是忙碌的星期五。我不喜欢忙碌,但我喜欢我的病人,因为他们都带着不同的故事。今天看了二十个病人,像是读了二十篇小故事。有很讨人厌的故事,有很可怜的故事,有很无聊的故事,甚至还有一些值得思考的故事。而今天想分享的就是这一个故事。

小莱格,二十多岁,标准美女一名,年轻有为会计师,认识她是一年前的事了。那时候的她,癫痫症进院,脑部扫瞄发现了一颗的不是很大的良性脑瘤,肿瘤虽然很小,却造成了她的癫痫症。幸好在药物控制下,癫痫症已经一年没发作了。脑外科建议动刀,不过她一口拒绝了,因手术有可能会造成瘫痪。今天的她,和往常一样的带了妈妈过来,妈妈一进到我的clinic,就喋喋不休的跟我讲个不停。

莱妈说:“Doctor, do you think her condition is stable? Do you think she is fit to fly? Do you think she is fit to travel abroad alone? Do you know that she is going to resign and go backpacking for a year? She can't even take care of herself yet she said she wants to join some voluntary works!。。。。Doctor please, please tell her that this is not safe! ”

莱妈妈接着给了我一个恳求的眼神。我把头一转,看到的是另一个恳求的眼神。这一下我全了解了,原来莱格想给自己一年的背包游,一个人去当义工,一个人去看天下,向世界出发一年。可惜莱妈妈不放心,所以恳求我说服小莱格,叫她乖乖留下来当个会计师,别出走了。

我跟莱妈妈说:“There is no absolute contraindication to restrict her from backpacking or travel abroad. But you are right, it is better to have someone to accompany her.”
莱妈妈听后好像很不爽的说:“What happened if she throw into a fit while traveling? Are you sure  she will be safe?”
我说:“Of course I can't promise. However, her seizure is currently well controlled. Of course, she need to continue taking the tablets and avoid those high-risk activities, alcohol etc.”

莱妈妈听到后更加不爽,我也随便找个借口把莱妈妈给打发出去(假假叫她去帮忙拿药)。然后转身跟莱格说,看来你妈妈很不放心,不过年轻人乘年轻去外面走走是好事来的,现在不走那要等几时?不过要自己小心和吃药。我会给你配足一年的药物。你几时飞?要不要一些伤风感冒的药?小莱格很爽快的说了声谢谢。临走前还跟我说:“Doctor, I am joining the 10km half-marathon tomorrow!” 然后就神采飞扬的走了。

就职业观念来谈,为了病人的安全,其实我应该劝她乖乖待在家,那里都别去的;但我个人又觉得她应该乘年轻时去完成梦想,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正今天不知明天事。
不好意思,原来我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人!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就一辈子也不会做了


“在一回首间,才忽然发现,原来,我一生的种种努力,不过只为了周遭的人对我满意而已。为了博得他人的称许与微笑,我战战兢兢地将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走到途中才忽然发现,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和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这一段写得很棒的文字,句句珠矶,一看就知道不是我写的,是我的偶像席慕容写的。希望小莱格走在途中会慢慢地找到她自己,发现她自己。别到多年后蓦然回首才发现,剩下的只是一副模糊的面目,和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相关文章:

2012年5月22日星期二

First of May, I started a joke



他是我姐夫的偶像。因为姐夫,他也成了我的偶像。不过我不喜欢大肥Barry,因为我不喜欢他那用力的唱腔。至于Gibb兄弟的另外两位,Andy其实不算是Bee Gees成员,而且很早就离世了,所以对他我并不熟悉。Maurice只会玩keyboard,很少唱歌,所以我对他也不熟悉。真正熟悉和喜欢的,其实是Robin。喜欢他独特低沉不造作的唱腔。他的歌声,是那种会唱到你心里坎处的那种。


当年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就爱上了Robin Gibb
Bee Gees众多好歌当中,我最爱的就是这首。
(这个MV超经典的,当年的四兄弟,现在只剩下Barry罢了)


First of May, I started a joke。
是的,Robin五月开了我们大家一个玩笑。
他没说一声就走了。。。。。。

送给Robin和他的家人。

2012年5月16日星期三

The Orange Thimble

这盏灯,够抢眼吧?
 小岛国是一个出了名的旅游胜地,
不过对我来说这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城市。
幸好这里开了许多用心经验的咖啡馆,
为这里找回一点温度。

住了这里好久才发现,
住家附近有着一间不错的咖啡馆。
咖啡馆的咖啡拉花拉得很难看,但味道很好。
咖啡馆的客人很少,但气氛很温暖。

有我喜欢的落地玻璃,白天应该会更美。
喜欢这个入口设计

这个月,咖啡馆有个小画展
画得还不错一下
不知怎么,感觉这张照片有点诡异。。。
心情好,心情坏,或心情不好不坏,都可以来这里。

很喜欢这个不插电版本
女神说,别忘了把插头给拔了,
给自己不插电一下。

*照片素质不是很好,不好意思,手机拍出来的效果就是这样的。。哈哈。

2012年5月12日星期六

母亲节的小故事



1。《別以為還有20年,你跟母亲相處的時間其實只剩下55天》
有没有看过这本书?55天究竟有多长?為什麼會只有55天呢?


人的平均壽命為79。这是给游子们的算法。依照書中的算法,20年(母亲剩餘的壽命) X6天 (一年中見面的天數,包括年節及假日)X11小時(一天內相處的時間)= 1320小時 = 55天,一看到這裡,不禁令小編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如果在外工作、又不常回家,和母亲相聚的時光,好像的確會變得如此短暫。


許多人總是爱說,等到賺了大錢,再帶母亲出國去遊玩、買大車大房子給母亲住等。
其实,你觉得她们喜欢的是这些吗?



2。手机的简讯
4年前汶川地震抢救人员发现这位年轻母亲时,她已经遇难了,但用身体紧紧护住了几个月大的孩子。孩子获救了,医生解开被子准备做检查,却发现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


手机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



献给天下的母亲们:
母亲节快乐!



2012年5月7日星期一

陳昇-黑輪妹的故事


昨天难得把这本<風中的費洛蒙中>看完了。也意外的看到黑輪妹的故事。

书中写着:女主角就是忠孝東路一帶,巷子口賣黑輪的女孩,而那些熟悉她的人們都叫她黑輪妹。黑輪妹小時腦子燒壞,所以智力也不如常人了。她常常看到陳昇時總喊著:昇哥 ,我要做女主角!這幾年 ,黑輪妹似乎病越來越重  ,開始慢慢失智了,許多人事物她都慢慢忘了。看到陳昇 ,也認不出了。。。

陳昇想著:也許,她連她最初的心願都慢慢淡忘了吧。。。。
看完书后,找来陳昇‘P.S.是的 我在台北‘这张专辑来重听,发现专辑特别的好听。
奇怪,怎么之前都没发现到呢?原来这首‘啦啦’歌,后面竟然藏着一个美丽的故事。现在听起来的确是多了一分多感觸與噓唏。
两年了,我竟然用了两年才发现这首歌的美。。。

演唱会版本

陳昇在书内写着:其實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心願吧。但我們還都記得嗎?

相关文章:

2012年5月3日星期四

写给上帝的信


今天要来分享一部关于生命的好电影。

“当我离去的那一刻,世界上少了一个人却又将诞生另一个人,能够留下些蛛丝马迹让世界发现我来过吗?”

这是电影中主角,患癌的小男生的信念。也因为这个信念,在他获知患癌的那一天就开始写信给上帝。当然,没人知道上帝的地址,就算到处问人也没人知道上帝住在那里。所以这个聪明的小男生就干脆把这个‘寻找上帝的任务’交给了邮差。机缘巧合之下,这些信件到了这位面临人生低潮的中年邮差。就这样的,一个小男生在他的信念旅程中,和一个寻找生命意义的失败中年相遇,彼此改变了彼此的生命。

电影情节不多说,不过这确实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电影。当然,它和一般福音电影犯了同样的错误,就是把故事完美化了不少。当然,我所谓的完美结局不是病患最后病好了,过着美好快乐的日子。相反的,他们离开了。只是对他们来说,剩余的日子都是美好幸福的日子。比起那些整天混混噩噩过日子的人,他们幸福多了。生病其实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一个人的生病关乎着的是一家人;许多家人会因一个人生病而弄得个个垂头丧气,这是正常的反应。至于有多少人会在家人生病了还开开心心的,我想应该没多少。不过此电影的小小主人翁做到了。

“人活在世上究竟有没有任何意义?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么你能告诉我确实的内容吗?让我知道活在这个世界有什么用?生命的价值到底是由谁来定义?这辈子没有遗憾或这辈子昏昏噩噩要如何判断呢?”

这是小男生写给上帝的其中一封信。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电影的soundtrack也是近年来不可多得的好soundtrack。
献给各位与病魔搏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