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2年11月25日星期日

走入电影-都柏林


一飞抵都柏林,我就感觉好熟悉,感觉不像第一次到访,可自己很清楚的知道那是我的第一次到访。车子一驶入都柏林,看到一间间华丽得来又有点破旧,破旧得来又有点美丽的小房子,我就知道自己会喜欢上这里。喜欢这里没有什么高楼,喜欢这里满街小酒吧,喜欢这里满街都是街头艺人,喜欢这里很多人骑脚车,更喜欢这里处处都飘逸着风笛,小提琴,笛子,竖琴的爱尔兰音乐。

在这里我喜欢一个人往巷子里乱走,或在立菲河旁听歌吹风,晚上可以站在路边听街边艺人卖唱,也可去泡一下当地的小酒吧。一却都是那么的随意,那么的熟悉。回来后和朋友闲聊,才找到我对这座城市如此熟悉的原因-原来这地方可是电影 Once的拍摄景点。Hansard和Margeta偶然与巧合的懈诟,就发生在这美丽的都柏林街头。我想,只有Once能拍出都柏林的浪漫情怀。

当然,也只有都柏林这座城市,才能拍出电影内淡淡的忧伤。


这是一个到处都是单车的城市
又是单车,满街都是单车
住在这里应该会很快乐

我sui sui的民宿,房间一点也不便宜,不过很美,里边还有sui sui的肥婆天使。
面对这小白狗吃早餐,感觉很奇怪
遇到了昂山素枝
Once 电影的音乐工作室,不懂是不是这间
美丽的Liffe河
雨天的Liffe河,感觉完全不一样。
越夜越美丽的都柏林

Temple bar之所以那样有名,不是没有道理的。

是时候再看多一次电影了,不过dvd被某人借去了。



如此美丽的Liffe河,你舍得不爱她吗?

相关文章:The swell season



2012年11月17日星期六

催眠的第一堂课


快三年了,我常常吵着催眠师教我催眠,却没真真跟她学过。

今天很巧的又遇见了她,闲着没事做,便偷偷地溜进了她的工作室。
对于催眠,我是一窍不通的。还以为催眠会把病人给弄个大昏睡,其实不是的。只是放了好听的音乐,把灯光调暗,让病人睡在舒服的床上,导师先跟病人对话,让病人放松后,再让病人自己和自己对话。

我静静地坐在一角,工作室内好舒服,音乐好好听,听得我也有点昏昏欲睡。病人是个中年成功男士,某大公司经理,日理万机,天天的生活就是开会拼业绩。最近压力渐渐大了,大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患上了严重的紧张性头痛,失眠兼狂躁症。每天凌晨三点都会set alarm起来赶工事。那个催眠导师很专业,没两下就让病人完全放松了。也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话。谈了没多久,病人说话开始变慢了,眼眶也开始红了。

导师问病人:你觉得现在的生活,是你一直以来想要的吗?还是一天到晚都在取悦他人?
病人沉默了一阵子,然后说:不是的,不是我想要的。
然后眼泪就流下来了。。。

最近觉得自己也很烦躁,忙碌的日子中听见了催眠导师的那一席话,让自己也陷入深思当中。昨天买了陈绮贞最新的演唱会专辑,里边有我喜欢的两首歌:失明前我想记得的四十七件事和迷雾中跳舞,让我一路听到了深夜也不舍得睡。我想,很多人想做的事,应该不只是四十七件吧。可是有多少人,在做着自己想做的四十七件事呢?





你现在做着的,是不是自己想做的事?还是每天都在做着取悦他人的事?
现在过着的,又是不是自己想过的生活呢?
自己去想想吧。




全文完

2012年11月14日星期三

席格洛斯的盛开


前文:席格洛斯的绽放

看到有人如此介绍席格洛斯:
心情好时听,无比美好
心情不好时听,会难过多好几倍。

席格洛斯就有着如斯的功力,听得人们如盛开花朵般慢慢绽放。
好久没有如此的期待一场音乐会了。为了他们,我第三次的破例一个人去音乐会。
25号在番薯国,23号在小岛国,21号在台湾。
21号-哈哈,世界末日如预期的到来的话,台湾的歌迷就可以和席格洛斯一起迎接末日了。

香草天空这部电影,让我认识了他们。
那是一部我很喜欢的电影,片尾的阿汤和Penelope讲了戏中经典的对白后,席格洛斯的歌声就慢慢地响起来了,感人的对白再加上好听的席格洛斯,怎么说,整个画面实在是美呆了。


就是这一幕,让我起鸡皮疙了。




23号那天听到这首歌时,不懂我会感动到掉泪吗?



期待的歌曲太多了,少不了的还有这首!




2012年11月11日星期日

二十年以前


二十年以前,你在作什么?

今年第二场二十岁的练习曲,听了还是满满的感动。
原本打算不去看了,但右手还是不受控制的按了电脑键盘,把门票给买了。
感谢我不听话的右手,让我再一次听到了陈升的故事。



这首歌应该也有二十年了吧?
一段录影就能看到陈升的顽皮和感性。


演唱会的第一首歌曲就让我起鸡皮疙了,
荧幕上写着:

走着走着,生命就流出来了;
再走着走着,灵魂就留下来了;
脚步停不下来,因为陈升有太多故事想说了。
说不清的,因为这个故事才要开始。

在什么时间遇见什么人又路过了什么风景,
我想那都是美丽的。
因为那都是自己亲身路过的风景。




2012年11月8日星期四

遇见生命4-美丽的画面

摄于kargil

上个星期遇见了他-班哲明。

班哲民,因长期头痛进院,初步扫瞄发现脑部都是白点,接着的核磁共振扫瞄证实了那是末期脑癌,存活率为六个月。面对如此的巨变,班哲明从一开始的恐惧,沮丧,到最后的接纳和坚强,我们都看在眼里。慢慢地,班哲民也开始和我们有说有笑了。从他的外表和交谈,老实说,没有人会知道那是一个快离开我们的人。

今天下了场大雨,雨后天气很好,放工前我和往常一样走过班哲民病房,看到了一幕好美丽的画面。病房内的班哲民和孩子坐在床上,孩子拿着葡萄喂班哲民,两人一边吃,一边说,一边笑。。。父子俩的笑容,美丽得让我有股拿出相机按快门的冲动,因为那个画面太漂亮了(可惜医院是不准拍照的)。美丽的画面,加上雨后窗外吹来的风,把我这几天的蓝情绪也吹走了。。。

话说最近收到了陌生人寄给我的一本书,书名为:我们能说好多次的再见再见(On peut se dire au revoir plusieurs fois)。打开书来慢慢细读,才发现那是一本很有深度的书。作者和我一样也是脑科系的,不一样的是作者不幸的罹患了脑癌,书本写的就是他与癌症并存的真实心情。看了书后才发现,原来死亡也是一门学问,当中包括了道别的学问。离开前,记得向该道别的人道别,还要感谢该感谢的人,原谅该原谅的人,拥抱该拥抱的人。

不知生,焉知死;不知死,焉知生,看到快乐的活在当下的他,我想最了解这个道理的人,应该就是他-班哲民。



今晚想听这个,也想谢谢那个送我好看书本的陌生人。


全文完

2012年11月2日星期五

曼达瓦的落日

Autoricksaw 上的日落
旅馆阳台上的日落
田园上的日落,有位印度女人路过
沙漠绿洲上的日落
沙漠的日落,有个全神贯注在摄影的女人,也有个相机没电的失落女人
落日快不见了 

落日无论在那里,都是另人惊艳的风景
特别是如此的配搭着。。。。。。。。。



落日和大树




相关文章:看了44个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