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2年12月31日星期一

岁末


2012年悄悄地就来到尾声了。

昨晚再去看了陈升跨年,感觉像是去听老朋友唱歌那样。一班人和陈升预演了倒数,还以为应该会没什么感觉的,结果烟花一放,荧幕上放着‘2013新年快乐!’,心情还是异常的激动。升哥也忽然感性起来,说了一段感性的话。他说:这一年,失去的很多,得到的也很多。

是的,这也是我想说的:失去的很多,得到的也很多。总的来说,我还是不喜欢2012年,太多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但我想我还是会感恩得到的,缅怀失去的。

谢谢这一年来陪着我一路走来的家人和朋友。送上好歌一首和朵儿咖啡一杯,祝新年快乐!




2012年12月15日星期六

逆转人生


12月是看电影的好月份。

先有看了让我反思很久很久的Life of Pi,然后再和一班好友看了这部另人感动很久很久的‘逆转人生’。逆转人生最感人的地方,在于它拍出了一种很简单的快乐,且它的源头来自一个我们都预想不到的地方,就像Phillepe怎样都预想不到,它快乐的源头就是这个Driss;相反的,Driss也怎样也预想不到,这个身份和他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富翁会成为他快乐的源头。

电影的故事写得太好了,电影拍得异常的不煽情,却让我发现身旁的友人看得眼眶湿湿的。个人太喜欢这两位演员的演出了,演得完全不象在演戏。看到Phillipe看着Driss走出去的那一幕,我想许多人都鼻酸了。是的,看着那个点亮你生命的人慢慢的走进你的生命,然后又走出了你的生命,即使那个人多么的不完美,即使那个人会戏弄你,会偷你东西,但他也给了你别人无法给你的快乐。

就像阿莲说的那样,ngam key就是ngam key,朋友这个东西是没得解释的。不是每样东西都可以去衡量它的价值的,当遇到值得的人和事,你自己心里会知道的。


电影出奇的好笑,而电影厉害的地方,就是在你笑到最后,眼泪会偷偷的掉下来。


人生中能遇到一个能改变你人生观的人,是一件幸福的事。



2012年12月9日星期日

北北印-快乐可以很简单2


前文:北北印1-快乐可以很简单

继上一回简单快乐的教画画和帮小朋友拍照任务,我们其实还有第二个任务,那是一早就安排好的制造公仔任务。我们四人当中,除了美术系出身的相机外,个个对美术都是一窍不通的。幸好有个开美术学院的大嫂帮我印制了许多Avenger公仔,让我们这几个没什么艺术细胞的人也可以当起美术老师来。

当老师果然不是我们想象中那样容易的。看似简单不过的公仔,原来做起来一点也不容易。过程中就如我们所料的状况百出,什么浆糊不能粘啦,剪刀不够啦,时间不够等等;间中还跑来了很多不会作公仔的学生,在你身旁不停的问:Sir, what should I do the next? Sir, is this correct? Sir, can you please glue for me? Sir, please help me。。。教到一半时,老实说我有一点昏荤的感觉。我们的确是低估了这些Avenger公仔的难度,也高估了我们教学的实力。我们把学生分成四组,一人负责一组,最可怜的那组,当然是跟到我的,因为我负责的是难度最高的蝙蝠侠。还有,我不是耐心很好的那个,作到一半,我就跟我那组可怜的‘学生’说:你们自己想办法作好它吧,作不到的就带回家慢慢作,不要急(结果我的组员没有一个完成蝙蝠侠的人物,呵呵)。

当然,过程虽然不是很顺利,但还是有许多学生把一只只的蜘蛛侠和Iron man 弄了出来。看着他们手里拿着折得有点走形的公仔,笑得如花儿一样美丽的时候,我们也从心里的笑了起来。


任务开始,你看他们多认真

这个偷懒不作,哈哈

忙得喘不过气了还会摆post拍照,厉害!


这个的表情很神气。

我的组员最厉害是他了,作出了一个没手的蝙蝠侠。

教学完毕,大家都好开心!

课室外的黑板上写着Alfred Lord Tennyson的诗(不知那些学生看得懂吗?)
The brook goes on forever and human life ceases at lost in course of time.
For men may come and men may go, but I go on forever....

课室外的蓝天。

旅途里我们是旅人也是过客,在那些学生眼里,我们就是他们生命中的过客,希望多年后他们还会记得,有一班不大会弄公仔的美术老师,跑来他们的学堂叫他们弄公仔。在我们眼里,他们也成了我们难忘的过客,在某个时候我们会偶然的想起他们,想起他们作不出公仔时伤心的神情,想起他们无助时来求你的神情,还有他们完成公仔时高兴的神情。


今天想听Hoppipolla。
一首听了会很开心的歌曲。


待续

2012年12月4日星期二

那些



那些从前在夜里一起听过的唱片,
想必现在上头堆满了厚厚的灰。。。

从冬季一直听到夏季,
从冬季的醒着睡着行走于那些无所遁形的,
到夏季的那些,
我只想说:音乐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








你最近房间播放着的,究竟是怎样的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