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3年12月28日星期六

背包客阿Bill


他是我朋友的朋友。
来自香港的年轻背包客。
大学刚毕业,
在香港和内地玩了一大圈后第一次冲出国外。
他说他要花一个星期时间游走新岛捷运。
我听了差点傻眼,
心想这里的捷运,有什么特别的,
要花上一个星期,
不闷死他才怪。
本想说服他去番薯国玩的,
最后却打消了原意,
怎么说年轻背包客就应该有自己的想法,
再说一个星期沿着捷运路线慢游新岛,
我觉得还是很酷的(起码我就没做过)。

这里的事物和东西,
对他来说都是新奇的,
每到任何地点,不论是小贩中心,组屋,榴莲档等,
我看到他的眼睛都是闪闪发亮的。
他心里边的激动和热情,
很容易从他眼神和谈话中感受到的。

有一天晚餐时,
我问他昨天去了那里。
他说他租了单车从捷运终站Pasiris,
一路沿着捷运路线骑到另一个终站Joo Kun。
他说,
本想要坐捷运回去little india,
但那时繁忙时段不准单车驶入捷运站,
所以他只好再把单车从Joo Kun骑到Little India。
听着他轻描淡写的陈述,
我却暗地里佩服他,
我的天啊,那是怎么做到的。

一向不惯和陌生人交谈的我,
和他交谈时却出奇不陌生,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就像遇到兴趣相同的老朋友一样。
在他身上,
我看到了一个背包客应有的热忱,
还有那股在我身上,
已经遗失好多年的---旅游热忱。



昨天看了好看的Walter Mitty,
感动之余发现:
要体验生活的美好,
其实不需要周游列国,
只要有着对的生活态度,
生活的美好其实就在身边。



*话说我太喜欢这部电影了,
把它介绍给一位朋友,
朋友看完后反问我:
电影有什么特别的?
我只想跟他说:很多东西只可以意会的。
喜欢不喜欢是很个人的,
只是觉得他收不到电影带出的讯息而感到可惜。



2013年12月15日星期日

我們的生命曾經這樣交匯過

摄于:Isle of Sky

今天意外的在CD店找到了林一峰游乐园DVD,
从第一首听到最后一首,
听到了犹如一股清流的歌声,
还有他许多的心得分享。
好久没有看到如此好看的Live performance了。

爱说话的他也说了几个小故事,
他说,最近搞了一个‘我們的生命曾經這樣交匯過’的活动,
号召一些人分享自己的故事,
当中有一个故事是他最喜欢的。

有一对认识了好久的男女,
彼此个性都好接近,
也彼此都对对方有意思,
唯一不同的是,
女的很喜欢林峰,不喜欢林一峰;
男的很喜欢林一峰,却很不喜欢林峰,
结果有一天,
他们又再讨论林峰和林一峰时发生了争执,
之后就闹翻了,
彼此也没联络了好多年。

忽然有一天,
男的看了林峰的戏,
发现其实林峰还蛮不错的,
男的很想和那个女的说,
但却短了联络方式,
于是男的很懊恼,
很想跟女的说他当时的想法。

男的不停上网和向身边有人搜索后,
终于找到了女的facebook,
结果一登录女的facebook 户口后,
发现那个曾经很讨厌林一峰的女人,
在自己的facebook上share了林一峰的歌曲,
歌名就是:十九。














2013年12月5日星期四

写给要到高山徒步的背包客

云海上的日落,美丽得另人窒息。
我回来了。

17天的徒步,说不辛苦是假的;不过最担心的其实不是能不能成功攻顶,而是16位团员的健康,因这次许多团员都出现了轻重不一的高山症状,身为团内唯一的医生,我也只能默默为他们祈祷(因为对于高山症,其实我也是无能为力的)。

今天破例在这里谈一点有关医学的常识:来谈一下高山症。

话说我的队友第二天的徒步,就开始出现了许多状况,有的说头疼,有的说头晕,有些说疲劳,有胃口不振的,还有完全无法入睡的,最让我担心的是一位队友和我说:晚上睡觉感觉呼吸困难,要坐着睡才可以。。。

是的,以上种种,都是常见的高山反应。出现这些症状时,就要开始注意,如何不让症状恶化,如再恶化的话,可能就要打道回府了。

如何预防高山反应
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要适应高度(Altitude Acclimatisation)

1。提早适应高度:切记不要一下子就飞到最高点,还有不要第一天就开始徒步。最好是在出发前在2000m左右的高度歇息或住一两天,然后再开始徒步。

2。不要上升太快:最好不要一天上升超过1000m。当然,最重要的其实是睡眠地点的高度。所谓的Climb High Sleep Low,每一天扎营处的高度最好不可超过300m,换句话说,如果你今天的扎营处是3000m,如果你在当天登上4500m,但至少到晚上要回到3300m高的地方过夜!

3。多喝水:爬山一天最少要和2000到3000cc水分;不要因怕找厕所,或水瓶太重而不喝睡。还有,不可饮酒。

5。把身子练好才去登山:那些感冒发烧,身体不适,或有高血压,心脏病者,患上高山症的机率会比一般人还高。所以更要特别注意一下。

*一些书籍会介绍吃西药(Diamox)或中药(例如红景天)来预防高山症;我个人是不鼓励的,因药物有利必有弊,Diamox本身就会造成频尿,缺水,手脚发麻,头疼等症状。


最后想讲的是,登山者切记不可逞强,如高山反应继续恶化,或出现严重的高山症状,如持续咳嗽,气喘,持续呕吐,视力模糊,神智不清,水肿等症状,一定要马上下山!高山症唯一的治疗不是药物,而是把登山者带到低海拔处,马上寻医。


虽说旅行少不了自由和冒险,但最重要的还是个身的安全。如果个身的安全也照顾不了的,我想,你还是乖乖留在家吧。

美丽的Gosainkuda 湖泊



写了那么多,当然也不是叫大家不要去高山徒步,相反的,高山深藏着一种无可描述的灵性,那是要一步步走来,才可感受到的。


听到高山的呼唤了吗?





2013年11月10日星期日

看了28次火车的Zalpano咖啡馆


这是我生平到过最有feel的咖啡馆,
也是至今我最喜欢的咖啡馆。

朋友在这里留学好多年了,
他知道我会来到左京,
他说有一间咖啡馆他想去很久了,
但每次都错过了。
那是他很喜欢的一位日本女歌手最爱去的咖啡馆。
他的女神一不开心时,就会跑来这里看火车。
看完后什么不开心的东西都忘了。

一听到可以在咖啡馆内看火车,
我上网搜索一下终于也给我搜索到了。

换了三个不次地铁/铁路线,
我终于来到了元田站。

咖啡馆就在睿山元田站铁道旁,
咖啡馆玻璃窗外,就是铁道了。

一到咖啡馆就选了窗口旁的单人座坐了下来。
咖啡馆主人看到了有点慌张。
很辛苦的听了几遍才听明白他说:
不好意思,单人座只在店满时才开放,
(他也觉得空置的木椅和窗外的火车是绝配,
一旦坐满顾客就没有感觉了。
我的天啊,这个老板也太有个性了罢)

于是我在那边坐了2个钟,看了28列火车熙来熙往,
看着火车盯盯响的前来,又盯盯响的离开,
旅行的Feel马上就出来了。
一直等了一个半钟,
偏黄的日落光线才从火车站旁缓缓的照射进来,
暮光把木椅的光影拉得好长好长,
整个咖啡馆顿时换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咖啡馆外种满了各种香草,咖啡馆主人就在这里采了许多迷迭香和香草来调配我的烤鸡。

我的迷迭香香菇烤鸡,吃到快完了才记得还没拍照。

在这玻璃窗看着路上行人的一举一动,也是旅行的一种乐趣。

等着等着,光线开始变得越来越漂亮了。

美丽的光影,把咖啡馆变成另一个样子。

如此迷人的日落,你叫我如何不爱上这间咖啡馆?

这是一间有气质的咖啡馆,来左京时记得来探访一下。


我就这样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看着迷人的日落和攘来熙往的火车,
听着咖啡馆主人播着的黑胶唱片,
慢慢的吃完我的迷迭香烤鸡,
然后就离开了。




*这家咖啡馆特别的静谧,
我在那边待了两个钟都只是我一个顾客,
静谧虽然是好事,但没有顾客却能让咖啡馆经营起来特别艰辛;
如遇到喜欢的咖啡馆时,不妨消费多一些;
我也希望多年后可以再度到访这间我非常喜爱的Zalpano咖啡馆。





2013年11月5日星期二

最美好的时光



今年出乎意料的看了许多好电影。

要选最喜欢的一部,
我想我会毫无疑问的把冠军宝座给了它-About Time。

原因很简单,看完这部电影快一个月了,
我脑子里还会不时出现电影中的一些画面。

前几天和朋友聊天,他说他也好爱这部电影。
他说,最喜欢电影中结婚那一幕。
我说是的,那一幕太经典,太好笑,也太有意思了。
有谁想到一场婚礼会被一场暴风雨搞得如此 不堪。
男主角觉得很委屈新娘,决定重演一次‘完美’的婚礼。
女主角想都没想就说不了。
她说,一场婚礼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得到全场亲戚朋友的祝福啊。
对她来说,形式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在最不堪的暴风雨下,
家人友人还给你带来最深的祝福。
那是她最感动的。也是她最完美的婚礼。

至于我最爱的一幕:
是后面男主角和父亲一起回到儿时海边的一幕。
那时候男主角知道父亲快要离开了,
也知道那也是最后一次可以和父亲用特异能力回到过去。
父亲说:来,我带你回到最美好的时光。
之后两人就回到男主角还是孩童时刻,
父亲牵着他的手,一起边走边跑地来到了海边。
然后两人坐在海边吹风,玩石子。。。。
如此简单的生活,原来就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那是如此的简单,简单到他几乎也忘了。

那一幕并不煽情,但却很飙泪;
许多以前简单到遗忘了的小幸福,
在快失去了的时刻才发现,
原来那就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





2013年10月28日星期一

东京家族


周末看了这部电影。

太久没看日本电影了,
老实说,看得不是很惯。

电影节奏慢得不能再慢了。
剧情也生活化得不能再生活化了。
但电影的确是很好看。



最喜欢电影后段在医院天台的那一幕。
电影中最讨人喜的老妇人突然病逝。
老妇人去世的那一天,
丈夫一个人在医院天台上愣愣地看着日落。
小儿子妻木木聪(电影中的他演得太好了)想把父亲叫下去。
结果,父亲的一句话:“母亲走了”。
妻木就当场崩溃了。




电影中带出了一个简单的讯息:
家,永远是孩子们的依靠。

家人的爱,
即使没说出口,
却一直都在。



*去看电影吧,
然后你就知道我在胡扯什么了。


2013年10月18日星期五

旅途上的敌人

这个就是我们美丽到不得了的农场

昨天看了Haan在Fb上写了这一段:
“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对食物要求不高的那种人。随便可以填饱肚子就可以了。在斯里兰卡3星期之后过来印度,已经对许多淀粉类、都要配咖喱吃的东西感到厌倦。每当到要吃东西的时刻我都觉得特depressed。今天我特地跟住宿的人说,请你去买快熟面,我晚餐想吃汤面,你随便加一点青菜下去就行了。哪里知道又是这种汤特浓稠的。很后悔我没有说要自己煮。我真的吃不下全部,又浪费食物了~”

读了感同身受!没错,这是每次旅途上最大的敌人。就是吃不惯当地食物。我和Haan另一个分别时,我是个对食物很有要求的人。别说是旅途中,日常生活中我宁可挨饿,也不乱吃的那种。所以对于每次旅途中让我想到快快结束旅程的,大多是受不了当地的‘美食’。

最经典的例子就非印度莫属了
(我想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呵呵)

在北北印的那段日子,最受不了的就是什么都是masala,pratta也masala,炒菜也masala,咖哩也masala,豆腐也masala,什么都是masala。在那边还没到几天,就产生严重的马萨拉恐惧症了。从Srinagar一路到Kargil途中,遇到了封路,车子驾了快一天了,才抵达Kargil小镇。不懂是高山反应还是晕车,我们个个都晕陀陀的。由于太累的关系,我们把四包Masala Maggie面叫给旅馆员工后,就在房内休息等吃好料了。不等还好,等到的竟然是煮到糊掉,一碗软绵绵的maggie面,而且还是masala flavor!我的天啊,结果那晚我只喝了美禄就去睡了。(听说其他三个吃了masala maggie后,那唯一一个没有晕车的也吐了,哈哈哈)。

接着我们在nubrah valley入住了一间犹如人间仙境般的有机农场,农场的特色就是三餐的食材,都是从菜园内现摘现煮的。所以我们对那里的食物,是有所期待的。结果,不期待还好,我们最后‘期待’到的大餐竟然是新鲜食材煮出来的:masala包菜,masala咖哩,masala炒饭,masala青菜。那时候的我们终于受不了了,决定自己下厨煮好料。于是我们三人就到菜园内采了一个大包采,一些葱,加上马铃薯,菜鸡蛋等,炒出了没有masala,健康美味的炒饭。

选了最新鲜的包菜来炒饭

叫她们来帮忙,她们却只会玩。

我们的开心厨房

简单的食材


老实说,那盘炒饭炒得并不怎么样;不过它的味道,我到现在还记得。

在北北印吃到最好吃的是这个了。





2013年10月9日星期三

梦想是什么?



今天去机场欢送朋友,把她送到牛国去完成梦想。

欢送前大家都笑成一团,回到家了才发现自己有一点点的沮丧
(奇怪,不是应该高兴才对的吗?)

下午时段的机场地铁没什么人,从terminal 2到terminal 3的车厢内,前面站了两个男人。一个梳了个绅士头,西装挺拔,应该是飞机师吧,帅气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像个没有灵魂的机器人似的,应该是赶着去上班把。飞机师旁站了个同样年纪的背包客,背了个好大的背包。一件好像很多天没洗的牛仔裤,一双人字拖鞋,和一件有点脏的T-shirt,一头蓬松的卷发,一身随意的打扮。背包客听着耳机,不时注视着窗外的风景,看了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同样都是帅气的年轻人,怎么看了会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我想,分别在于一个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另外一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着什么)

话说把朋友送走后,突然想起DK和我说过他的一个背包客的故事。那个背包客从好远的地方来到新国,为的竟然是为了看椰子树。DK和我们说起这个故事时,大伙们都笑翻了。我的天啊,这个沙发客的梦想竟然是看椰子树。然而,现在想起来,其实这一点也不好笑。他的梦想就像我要去看面包树一样。不一样的是他做到了,而我们还在这里原地踏步。

谈到梦想,脑海里第一时间想起电影‘中国合伙人’中的一句话:

“梦想是什么?”

“梦想,就是一种因坚持而感到幸福的东西!”


不管你做到了没有,
只要坚持自己的梦想,
你就是幸福的。






送给那些坚持自己梦想的朋友。



2013年10月6日星期日

斯瓦济兰的丰盛晚餐

网路照片
相关文章:
香蕉皮的故事
2001年的事:我找到了当初的答案


那年在Good Shepherd当义工,没有收入也无需付任何付费,唯一需要支付的,就是一个月一百块钱美金的伙食费,三餐全包。

当年一百块美金对我们来说,其实是昂贵的。

结果,我们在那边的第一顿晚餐,就开始后悔了。

后悔的不是食物太难吃,而是食物出乎意料的太好吃,太丰盛了。

我们的晚餐时间是六点半,一到达医院的食堂,就看到了一个铺上美美碎花桌布的小桌子,和简陋的小食堂很不搭。那边的食堂有提供员工免费晚餐的,可是他们的所谓晚餐就是当地的面粉团(好像麦片般糊状的食物),淋上简单的咖哩汁,就是他们美味的一餐。看了他们的员工餐,老实说我们三人对我们一百块美金的晚餐一点期待都没。

等了大约十分钟,我们的‘三人份’晚餐就来了。

来的是蒸得很香的香米饭,一大碗的番茄沙拉,一只烤鸡(烤得比kenny roger大叔的还好吃),一盘的potatoes wedges,三个香蕉pancake,一小蝸的蔬菜咖哩,三杯咖啡,一盘的牛油面包,和一jug的鲜橙汁。

还没开始品尝我们的大餐,我们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一是那晚餐的分量也太多了吧,二是我们发现食堂外站满了许多当地的孩童,注视着我们。朋友幽默的说那些人应该是看到她太美,都跑来看她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是饥饿的眼神,对着我们的美食流露出羡慕和期望的眼神。食堂负责人间中都会去驱赶这些站在窗外的孩童,担心他们会干扰我们晚餐。是的,我们的丰盛晚餐完全被‘干扰’了。对着眼前的美食,馋嘴的我们一点胃口都提不起来。因我们都没能在一班饥饿的孩童面前享用我们的丰盛晚餐。

随便吃了一些烤鸡和米饭,我就和食堂负责人说,这些我们都太饱吃不下了,你拿去分给窗外那些孩童。负责人很抱歉的说,不行,这不合规矩,再说那会造成更多的孩童来医院食堂讨取食物。

我们也没什么话好说的,只能跟食堂负责人说,以后我们会自煮三餐,不需要劳烦他们了。

这是我们的第一顿晚餐,吃的一点也不过瘾的晚餐。我们三那天都没说什么话,但彼此都懂大家都很讨厌这种朱门酒肉臭的故事。最可怜的是在这种不公平的情况下,其实我们什么都做不到。

讽刺的是,面对着许多的不公平,原来我们什么都做不到的。

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不去参与这些不公平。









2013年9月29日星期日

光陰的故事



电影悄悄的上映了,
也悄悄的下画了。
等到要看时,
原来它已经悄悄的下画的。
幸好还有Film Garde这个小戏院,
让我们三及时去淋了一场青春的雨,
淋得感冒了,
不过很爽,很爽。

电影中的三个主角都被演活了,
意外的看到了杜可风,
也意外的听到一首首喜欢的歌曲,
当然最喜欢的还是电影中的许多对白。

我们改变不了世界,
是世界改变了我们。

听起来很讽刺,
其实说得一点也没错,
风往那里吹,树就往那里倒;
无论如何,记得,
不要让世界改变了你。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
以及冬天的落阳
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

曾经无知的这么想
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

它天天地流转
风花雪月的诗句里

我在年年的成长
生命与告别

光阴的故事
改变了一个人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

等待的青春



2013年9月23日星期一

轻轻的低吼



这是继席格洛斯后,
我爱上的另一支冰岛乐队-Low roar。

是不是冰岛太冰冷了,
那里的声音都是那么的温柔?


I won't wake,
A wealthy man someday,
Cause the sun, don't follow me.

I won't wake, 
Without a song to sing,
Nothing to some,
Everything to me.

On my worst,
I'll do my best,
To make it seem,
Like I am happy.

I've grown numb, 
Dry as my tear ducts,
I've grown dumb,
and empty.

But don't give up on me.



如果不是这首歌,
我不会醒来,
这首歌对别人来说,
不算是什么,
对我来说
它却是全部。


在我最糟的时候,
我会做的最好,

让每个人看来,
我还是快乐的。

我已变得麻木,
像泪腺已干枯,
我已变得哑语
和空虚。 

但别放弃我。






2013年9月11日星期三

遇见生命3-失败个案



今天发生了一件事,让我纳闷了一整天。

最近来到病房,都会很自然的去16号房看看我的这个病人-阿特。阿特,十八岁,进院已经快一个多月了。好好的一个学生,一个月前忽然胡言乱语,开始自己和自己说话,然后说学校作业很忙,老师很凶,结果搞到神经错乱,在家里发抖抖足了一天,被家庭医生怀疑是癫痫,所以就被送了进来我这边。

我们这部门别的不厉害,最厉害就是看癫痫,所以一看他的症状,就很肯定那不是癫痫,那是因恐慌过度而造成的身抖。只是那时就是不懂阿特好好的一个年轻人,为什么会突然变到精神错乱。结果,他家人说他中邪,神经科医生说他应该是精神分裂,我们脑科则很肯定的前两者都不是,只是那是还不肯定真正的原因。我们为了阿特忙了整整两个星期,终于找出了他的病因:自身免疫系脑膜炎(Autoimmnue encephalitis),而且还是一种叫NMDA的罕见脑膜炎。

找到病因时大伙们都很高兴,因为我们都知道,那是一种如没及早医治会有生命危险的可怕疾病;相反的,如得到适当的治疗,可痊愈的疾病。就如我们所料,经过我们每天细心调理一个月后,阿特病情开始好转了。看到我也会跟我问好,会自己画画(他是设计系学生),也会玩sugar crush等。我们也开始在他家人身上看到久违的笑容而感到开心。

我们的开心还没超过两天,事情就发生了。

阿特的父亲今天吵着要见我的教授,还跟教授说了许多对我们的不满。教授之后把我叫去对话,跟我说阿特的父亲很不开心我们对阿特的处理方式。所谓的不满,都是一些鸡皮小事,什么他身上有青春痘我们没有叫皮肤科来看;阿特之前吵闹时我们把他的手都弄得一团乌青;医生每天问阿特记不记得之前为什么会进院等无聊问题等。

教授也被他搞得一团雾水,不懂为什么他会为了这些小事而大吵大闹。当然,最不开心的那个是我,为了他忙了一个多月,看到他痊愈的同时,才发现他家人原来对我们是那么不满的。结果我一整天都是板着面孔,很痛心我们的努力得不到相对的回应。更不懂如何跟我其他的小医生说:阿特的家人很不满我们。


很纳闷。纳闷现在的人怎么都不会感恩了?纳闷现在的人只会看到别人的小小过错(其实也不算是过错)而忘了人家对你的好。

同事看到我纳闷了一天,才跑来和我说:Your duty is not to entertains and makes everyone happy; your duty is to treat your patient well。简单的一句话,让我顿时开心了。是的,我们成功把阿特从鬼门关就回来了,还有,他明天要出院了。


这才是我们应当做的事。其它的,都不重要了。



最近都在听Anna
小丑城里,雪人它最满足。
它很珍惜自己只能活在冬天。



话说这件事情让我想起了这句话:
一生人中,没有人有义务要对你好的,
那些对你不好的人,不要太在意;
那些对你好的人,要特别的珍惜和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