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3年7月2日星期二

格瓦拉对着我笑

看到吗?格瓦拉对着我笑。

那晚的风很大。

加马威的高楼不多。我们特地选了当地最高的旅舍落脚,为的就是这个加马威的日落。加马威的日落,老实说没有其他城市的来得漂亮,可是那晚的风很大,大得好像要把我给吹下高楼一样。在那样的大风的傍晚看日落,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叫了一杯啤酒,听着歌,看着加马威美丽又落寞的日落。看了没多久才发现Rooftop的顾客都喝完酒,走人了。我也难得的可以一个人独享整个Rooftop。西边日落之位,我看到前方市政府邮局挂着个好大幅的格瓦拉肖像。格瓦拉后方就是渐渐西沉的日落。往日落的方向看去,我不止看到日落,也看到了格瓦拉对着我笑

那时的我忽然突发奇想,格瓦拉当年不懂有没有在同样的天台看着加马威这美丽的日落?如有的话,他当时心里头究竟会在想什么?他会在想,如果允许他再选择一次,他会不会选择放弃继承家中的医学衣钵,投身古巴,跟着卡斯革命去了?

我想,就算是过了这好多年,他的选择终究会是一样的。



和格瓦拉干杯!



旅程上,我看到这世上的不公平。我知道,我是多么的渺小,但是我希望用着自己的力量改变。
切。格瓦拉(1928-1967)


8 条评论:

匿名 说...

Che----我的偶像!!!!!

秀秀 说...

真巧。最近才剛讀完切格瓦拉的《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

(但是我沒印象加馬威是在哪裡?)

其實不到半途,他的摩托車就報銷了。後半段的時候都是在搭順風車,睡街,到警察局、醫院、厚著臉皮向朋友的朋友或親戚的親戚的朋友。。。。如此這般的,向他人祈求住宿。1952年,他就已經在進行著所謂‘刻苦的旅行’。可是,即使在那些最潦倒的時候,他還是有一顆悲憫的心,看見民眾的苦。

如果不是因為這樣,就不會有後來的切格瓦拉。

總有一天,我也要到南美洲那片土地上。去看他看過或沒看過的風景,體會他體會或沒體會過的人情。。。。發白日夢中~呵呵。:-)

p/s: 加馬威 - 英文名是什麼?

匿名 说...

這篇讓我想起要在南美洲旅行一年的朋友。她的最後一個地點是古巴,我吵著說:那麼我在古巴見你好了。希望不會有任何變化。呵呵

sy

YH 说...

秀秀:加马威是Camaguey,是古巴第三大城市,一个散发着浓浓艺术加古旧风格的城市。我很久前看了电影,好喜欢的电影之一。这次在哈瓦那也买了一本英文版的motorcycle diaries。

格瓦拉,是我崇拜的政治偶像之一,这次去古巴为的就是去拜会他。

SY:快去快去,然后寄美美postcard给我 :p

匿名 说...

大学时代,只知道格瓦拉是一名馬克思主義革命家。参与学运的朋友们都视他为偶像,衬衫上印着他的大头像。看了你的这一篇,才知道他是学医的。

Nelly

毛澤 说...

你的blog寫的很吸引我。棒!

kh 说...

不断旅行是你的工作吗?

YH 说...

nelly:是的,他刚毕业就开始了他的摩多日记,接着就放弃行医了

毛泽:谢了!

kh:是咯,你要不要加入我的行列j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