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3年3月21日星期四

席格洛斯-All Alright



少了jonsi的手拉吉他,
多了像雨水般打在钢琴上的乐符。
听着听着,空气凝结了。

我听到了忧伤的声音
你听到了什么?

2013年3月10日星期日

背包客Flores



很久没有写关于工作的小故事了。

今天病房来了安蒂Flores,法国背包客,五十有出,年轻时曾经背着背包逛了地球半圈,之后生儿育女,把时间都给了儿女家庭,好久都没出走了。可是内心留着的还是背包客那股放浪不屑的热血。多年后,儿女都长大了,婚也离了,Flores决定再次拿着背包上路。二十多岁的儿子不是很放心母亲,所以也跟着母亲一起出游了。母子俩背着背包,从法国一路走到印度,再飞到中国,一路南下,来到了小岛国。来到小岛国时已经是两个多月之后的事了。

Flores说,一来到小岛国,颈部和头部就剧烈的疼痛,所以被送来了我的病房。两天后,报告出炉了,我们也找出了她头痛的原因,因她颈椎骨有轻微骨裂移位,初步怀疑是她背包过重的关系。问了问她背包多重,flores微笑的告诉我,不会很重,大约20公斤左右。我跟她说,有个好消息,也有个坏消息跟你讲。好消息是,骨科医生看了,说没什么大碍,只要放个cervical collar和休息几个月就行了,不需要动刀。

Flores听了很高兴,接着用她那半咸不淡的法式英语问我,那坏消息是什么。我迟疑了一下,然后跟她说:颈椎骨裂和移位,是个可大可小的问题,以后你应该不可背重重的背包了;还有,如此劳累的长期背包游,可能不是很适合你了,因劳累会加剧颈椎骨移位,分分钟有瘫痪的危险。这一句刚说完,Flores眼眶就红了,两行泪也缓缓的流了下来。

我不懂Flores为什么哭。我想,Flores流下的,是梦想被打碎的眼泪。对于一个如此热衷于背包的女人,当被告知不可继续背着背包走下去的时候,当中的感受,不是每个人会了解的。对你来说,Flores可以选择其他的方式出走。不过你不是她,Flores获知扫瞄结果时的感受,只有她一个人知道。那种痛,肯定比颈椎骨裂还要痛上几分。

如果连梦想也被带走的话,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蜉蝣看似渺小、朝生暮死, 成群飛舞時卻壯觀美麗!
                                    “人常會覺得自己平凡,渺小,因為他們還沒有看見自己追求夢想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