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3年7月31日星期三

小时侯

小肥妹第一次坐上脚车,一点胆怯也没有。

你还记得当年第一次坐脚车的感觉吗?
事隔多年,原来一些记忆虽然模糊,
却依然存在着。

记忆,是最不可思议的东西。
一切该记得,原来都还是会记得的。



你看我家的小肥妹笑得多开心


小时候,快乐很简单;
长大之后才发现,
简单,原来是最快乐的。



我不是很喜欢青峰,
不过喜欢这首小时侯。


2013年7月23日星期二

爱在午夜希腊时



这已经不是一部电影那么简单了。

从当初维也纳火车上的邂逅和初遇,
直到巴黎小书店的相遇,
两个九年,怎么那样快就过了。
故事一开始,我就有点被吓到了,
怎么席琳发胖了,杰西也有个小肚腩了,
原来我还活在他们18年前初遇的那个年代;
自己也不懂我也跟着他们一起变老了。
当然,他们小俩口一开口谈天斗嘴,
许多美好的回忆都回来了。


很喜欢杰西的这个文艺作家的角色,
18年后的他虽然步入中年了,
但作家就是作家,就连骂架时都字字珠玑;
这部爱在午夜前,我最喜欢的就是他说的这一句:
我的人生全毁了,只因为你对我唱了一首歌。




在电影院看着首映的时候,不懂为什么,
以前的电影片段都回来了。
少不了的包括这一幕:



老实说我个人不喜欢剧本把他们写得如此“完美”,结成夫妻,
我还是喜欢他们当年不羁的堕入爱河,
然后在约好分开,见面等的浪漫。
多于现在为了生活,和彼此的家庭而争吵不休。
但也因为现实的残酷,才可见证彼此是如此深爱且包容彼此;
因为他们一开始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就像杰西说的那样:
如果你要真爱,这就是;
这就是真实人生,不完美但真实。





回顾一下这十八年走来,
许多东西看似变了,其实并没变。
18年前:Before Sunrise, 1995

9年前:Before Sunset, 2004

今日的他们还是一样的有型,你认同吗?Before midnight, 2013


2013年7月18日星期四

在住家附近旅行2

这里真的很适合开民宿,那些有钱又有闲的快点来这里开!


那天我骑着单车,一不小心就来到了这里。

最喜欢这种小小间的马来高脚屋。还有高脚屋旁长得高低不平的椰树,加上当天的晚霞和微风。感觉自己回到了东海岸三号公路

来到了这里,我想说『在自己家附近旅行』的說法虽然有點牽強,但執行起來卻是既簡單又樂趣無窮,所有旅行中會有的樂趣和喜悅,幾乎都能在自己家附近找到。你说是吗?

*(那些在计划出国旅行的,全部可以取消了,乖乖留在住家附近旅行就好。哈哈哈!)





2013年7月7日星期日

Grow till tall



这首歌没有收录在席格洛斯专辑里,
而是收录在多年前jonsi的个人专辑。

原来去年好友就把专辑借给我了,我却还未好好品尝专辑中的精髓。直到看到电影的trailer,才发现手机内有着这么一首好歌,差点就错过了。Jonsi的声音还是一样的遥远,一样的触摸不到;编曲非常的磅礴,jonsi完美的声线加上大量声击,碎拍,简单重复的吟唱,像是天神对凡子昭告一样。听着听着,一下子就听上瘾了。





歌词其实只有一小段,却不停反复的被吟唱着:

You'll know, when's time to go on

You'll really want to grow and grow till tall

They all, in the end, will fall

You'll know, you'll grow
You'll know, you'll know

You'll know, you'll know,
You'll know。。。。。





电影万物一体,很聪明的拿了这首歌当主题曲
电影本身也是很有吸引力的,
讲述探讨的是完全平等的世界观。
地球上有三种生命力:自然,动物,和人类,
我们都是地球公民,为什么我们却不能彼此相通,彼此关爱?

好期待的一部电影,
献给所有追求更深刻的生存意义、谋求与他人和谐相处之道的人们。









2013年7月2日星期二

格瓦拉对着我笑

看到吗?格瓦拉对着我笑。

那晚的风很大。

加马威的高楼不多。我们特地选了当地最高的旅舍落脚,为的就是这个加马威的日落。加马威的日落,老实说没有其他城市的来得漂亮,可是那晚的风很大,大得好像要把我给吹下高楼一样。在那样的大风的傍晚看日落,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叫了一杯啤酒,听着歌,看着加马威美丽又落寞的日落。看了没多久才发现Rooftop的顾客都喝完酒,走人了。我也难得的可以一个人独享整个Rooftop。西边日落之位,我看到前方市政府邮局挂着个好大幅的格瓦拉肖像。格瓦拉后方就是渐渐西沉的日落。往日落的方向看去,我不止看到日落,也看到了格瓦拉对着我笑

那时的我忽然突发奇想,格瓦拉当年不懂有没有在同样的天台看着加马威这美丽的日落?如有的话,他当时心里头究竟会在想什么?他会在想,如果允许他再选择一次,他会不会选择放弃继承家中的医学衣钵,投身古巴,跟着卡斯革命去了?

我想,就算是过了这好多年,他的选择终究会是一样的。



和格瓦拉干杯!



旅程上,我看到这世上的不公平。我知道,我是多么的渺小,但是我希望用着自己的力量改变。
切。格瓦拉(1928-1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