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3年10月28日星期一

东京家族


周末看了这部电影。

太久没看日本电影了,
老实说,看得不是很惯。

电影节奏慢得不能再慢了。
剧情也生活化得不能再生活化了。
但电影的确是很好看。



最喜欢电影后段在医院天台的那一幕。
电影中最讨人喜的老妇人突然病逝。
老妇人去世的那一天,
丈夫一个人在医院天台上愣愣地看着日落。
小儿子妻木木聪(电影中的他演得太好了)想把父亲叫下去。
结果,父亲的一句话:“母亲走了”。
妻木就当场崩溃了。




电影中带出了一个简单的讯息:
家,永远是孩子们的依靠。

家人的爱,
即使没说出口,
却一直都在。



*去看电影吧,
然后你就知道我在胡扯什么了。


2013年10月18日星期五

旅途上的敌人

这个就是我们美丽到不得了的农场

昨天看了Haan在Fb上写了这一段:
“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对食物要求不高的那种人。随便可以填饱肚子就可以了。在斯里兰卡3星期之后过来印度,已经对许多淀粉类、都要配咖喱吃的东西感到厌倦。每当到要吃东西的时刻我都觉得特depressed。今天我特地跟住宿的人说,请你去买快熟面,我晚餐想吃汤面,你随便加一点青菜下去就行了。哪里知道又是这种汤特浓稠的。很后悔我没有说要自己煮。我真的吃不下全部,又浪费食物了~”

读了感同身受!没错,这是每次旅途上最大的敌人。就是吃不惯当地食物。我和Haan另一个分别时,我是个对食物很有要求的人。别说是旅途中,日常生活中我宁可挨饿,也不乱吃的那种。所以对于每次旅途中让我想到快快结束旅程的,大多是受不了当地的‘美食’。

最经典的例子就非印度莫属了
(我想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呵呵)

在北北印的那段日子,最受不了的就是什么都是masala,pratta也masala,炒菜也masala,咖哩也masala,豆腐也masala,什么都是masala。在那边还没到几天,就产生严重的马萨拉恐惧症了。从Srinagar一路到Kargil途中,遇到了封路,车子驾了快一天了,才抵达Kargil小镇。不懂是高山反应还是晕车,我们个个都晕陀陀的。由于太累的关系,我们把四包Masala Maggie面叫给旅馆员工后,就在房内休息等吃好料了。不等还好,等到的竟然是煮到糊掉,一碗软绵绵的maggie面,而且还是masala flavor!我的天啊,结果那晚我只喝了美禄就去睡了。(听说其他三个吃了masala maggie后,那唯一一个没有晕车的也吐了,哈哈哈)。

接着我们在nubrah valley入住了一间犹如人间仙境般的有机农场,农场的特色就是三餐的食材,都是从菜园内现摘现煮的。所以我们对那里的食物,是有所期待的。结果,不期待还好,我们最后‘期待’到的大餐竟然是新鲜食材煮出来的:masala包菜,masala咖哩,masala炒饭,masala青菜。那时候的我们终于受不了了,决定自己下厨煮好料。于是我们三人就到菜园内采了一个大包采,一些葱,加上马铃薯,菜鸡蛋等,炒出了没有masala,健康美味的炒饭。

选了最新鲜的包菜来炒饭

叫她们来帮忙,她们却只会玩。

我们的开心厨房

简单的食材


老实说,那盘炒饭炒得并不怎么样;不过它的味道,我到现在还记得。

在北北印吃到最好吃的是这个了。





2013年10月9日星期三

梦想是什么?



今天去机场欢送朋友,把她送到牛国去完成梦想。

欢送前大家都笑成一团,回到家了才发现自己有一点点的沮丧
(奇怪,不是应该高兴才对的吗?)

下午时段的机场地铁没什么人,从terminal 2到terminal 3的车厢内,前面站了两个男人。一个梳了个绅士头,西装挺拔,应该是飞机师吧,帅气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像个没有灵魂的机器人似的,应该是赶着去上班把。飞机师旁站了个同样年纪的背包客,背了个好大的背包。一件好像很多天没洗的牛仔裤,一双人字拖鞋,和一件有点脏的T-shirt,一头蓬松的卷发,一身随意的打扮。背包客听着耳机,不时注视着窗外的风景,看了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同样都是帅气的年轻人,怎么看了会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我想,分别在于一个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另外一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着什么)

话说把朋友送走后,突然想起DK和我说过他的一个背包客的故事。那个背包客从好远的地方来到新国,为的竟然是为了看椰子树。DK和我们说起这个故事时,大伙们都笑翻了。我的天啊,这个沙发客的梦想竟然是看椰子树。然而,现在想起来,其实这一点也不好笑。他的梦想就像我要去看面包树一样。不一样的是他做到了,而我们还在这里原地踏步。

谈到梦想,脑海里第一时间想起电影‘中国合伙人’中的一句话:

“梦想是什么?”

“梦想,就是一种因坚持而感到幸福的东西!”


不管你做到了没有,
只要坚持自己的梦想,
你就是幸福的。






送给那些坚持自己梦想的朋友。



2013年10月6日星期日

斯瓦济兰的丰盛晚餐

网路照片
相关文章:
香蕉皮的故事
2001年的事:我找到了当初的答案


那年在Good Shepherd当义工,没有收入也无需付任何付费,唯一需要支付的,就是一个月一百块钱美金的伙食费,三餐全包。

当年一百块美金对我们来说,其实是昂贵的。

结果,我们在那边的第一顿晚餐,就开始后悔了。

后悔的不是食物太难吃,而是食物出乎意料的太好吃,太丰盛了。

我们的晚餐时间是六点半,一到达医院的食堂,就看到了一个铺上美美碎花桌布的小桌子,和简陋的小食堂很不搭。那边的食堂有提供员工免费晚餐的,可是他们的所谓晚餐就是当地的面粉团(好像麦片般糊状的食物),淋上简单的咖哩汁,就是他们美味的一餐。看了他们的员工餐,老实说我们三人对我们一百块美金的晚餐一点期待都没。

等了大约十分钟,我们的‘三人份’晚餐就来了。

来的是蒸得很香的香米饭,一大碗的番茄沙拉,一只烤鸡(烤得比kenny roger大叔的还好吃),一盘的potatoes wedges,三个香蕉pancake,一小蝸的蔬菜咖哩,三杯咖啡,一盘的牛油面包,和一jug的鲜橙汁。

还没开始品尝我们的大餐,我们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一是那晚餐的分量也太多了吧,二是我们发现食堂外站满了许多当地的孩童,注视着我们。朋友幽默的说那些人应该是看到她太美,都跑来看她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是饥饿的眼神,对着我们的美食流露出羡慕和期望的眼神。食堂负责人间中都会去驱赶这些站在窗外的孩童,担心他们会干扰我们晚餐。是的,我们的丰盛晚餐完全被‘干扰’了。对着眼前的美食,馋嘴的我们一点胃口都提不起来。因我们都没能在一班饥饿的孩童面前享用我们的丰盛晚餐。

随便吃了一些烤鸡和米饭,我就和食堂负责人说,这些我们都太饱吃不下了,你拿去分给窗外那些孩童。负责人很抱歉的说,不行,这不合规矩,再说那会造成更多的孩童来医院食堂讨取食物。

我们也没什么话好说的,只能跟食堂负责人说,以后我们会自煮三餐,不需要劳烦他们了。

这是我们的第一顿晚餐,吃的一点也不过瘾的晚餐。我们三那天都没说什么话,但彼此都懂大家都很讨厌这种朱门酒肉臭的故事。最可怜的是在这种不公平的情况下,其实我们什么都做不到。

讽刺的是,面对着许多的不公平,原来我们什么都做不到的。

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不去参与这些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