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4年3月1日星期六

烙印在他脑海的最深处


我的诊所,是个会说故事的地方。
许多感人的小故事,都发生在那里。

这个故事,发生在昨天。

班泽,80岁老头子,
原来我看他快4年了,
可笑的是,我对他认识并不多,
因班泽第一次看我,就被我诊断为:
严重性阿茲海默症。

那时候的班泽,
已经把自己许多生命中的美好,或不美好的回忆都忘了。
你问他什么,
他要嘛不回答,
要嘛就会跟你说忘了。

每次陪他来到诊所的,
就是他美丽的夫人,玛丽。
许多关于班泽的故事,
都是玛丽告诉我的。
有时玛丽跟我说着说着,
会离题地说到一些他和班泽以前的小故事,

我跟玛丽说,
班泽的病情太重了,
基本来说就算吃药也没帮助了。
但玛丽还是很有决心的要带班泽来我诊所复诊。
我想她最想的是和我诉说她们以前的故事。

照例的,
我还是为班泽做了一个简单的记忆实验(MMSE),
平时需要10-20分钟的实验,
班泽用了没到5分钟就做完了。
因他什么都忘了,
别说叫他记住:樱花,电车,猫
他连日期,我的工作等简单的东西都忘了。
他的记忆实验的得分是零。

实验后我问他一个无关实验的问题:
我指着玛丽,
问他:Do you know who is this lady?
班泽微笑了一下,
然后跟我说:
This is my wife, Mary。
然后,
我发现老妇人玛丽,在班泽的身旁哭了。




班泽的个案,
是无法用医学常识解答的,
我想许多记忆,
会烙印在脑海的最深处。
玛丽就是班泽脑海里最深处的那一个回忆。



“如果过了明天,我连你都忘了,可否握紧我的手,陪我继续走下去。”
-电影‘明日的记忆’


日本有很多描述记忆得很棒的电影
送行者就是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