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5年6月29日星期一

为别人一生的回忆负责


最近都在看谢哲青的书。

难得好看的书,好看到越看越慢,不舍得把它看完。

里面有一篇是我特别喜欢的。他说他当导游时,有位学姐语重心长的跟他说:领队的工作,就是为他们一生的回忆负责。开始时他也不完全明白个中的意思,只是觉得这段话太沉重了。

有一年,来了一个不算富裕的家族要他带队去普吉岛,原因很有趣,因为年长的爷爷之前看了007系列电影后,对攀牙湾始终心心念念,希望有朝一日能去看看。后来他年纪大了,身体差了,奶奶也先他而去了,他的孩子们决定一起筹钱,陪爷爷一起去了攀牙湾。那一趟的旅行,爷爷实现了去攀牙湾的梦想,孩子们实现了让父亲愿望成真的梦想。旅行两年后爷爷过世了,他们家人特意打电话告诉他,跟他说爷爷过世前还记得那段旅行的种种美好。挂上电话的那一刻,他泪流不止了。

他所承接的工作,成为了别人一生的回忆。



话说上两个星期生病了,整个人病得好累。

那天也恰逢是我的诊所天,本来想把预约都取消掉,叫病人下个星期再来算了。最后不懂那来的力气,还是上班去了。结果那天来了一个印尼加里曼丹的病人。他不算富裕,在印尼经营杂货小生意。他说最近记忆力差了好多,而且讲话也越来越不清楚,最近连走路都有困难了。可是在印尼看了好多医生都找不到原因。最后他向家人朋友借了一笔钱,来这里医病。最后的他在我病房住了两个星期,诊断出是神经性梅毒,吃了几个星期的药,病情也开始好转了。

之后我在想,如果那天我请了病假,叫他下个星期再来的话,这个病人现在会怎样。
他有多余的钱住在这里酒店吗?
他会不会回去印尼后就不来看我了?
他的病没医好的话会怎样?

原来,许多你觉得理所当然,或无关痛痒的事,对别人来说可能是花了一辈子的心血或金钱的。






偶像翻唱偶像的歌



2015年6月9日星期二

今天又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会发生


最近都很有闲情的在看书。最开心的不是有得看书,而是可以把以前堆积得快变成小山的书本一次给读完。其中有一本2003年9月20日买的书,里面一段作者和路上旅人的对话,看了后很是喜欢。


作者在印度亨比用餐时,遇到了来自法国里昂的前分析师。

“你是第一次来亚洲吗?”
“不是,前几年我在巴基斯坦生活了两年。”

他说他前几年就辞了工,跟着那边的救助团体工作。


“为什么要离开里昂,申请NGO非政府组织?”
“我所做的工作跟我生活的社会都生病了,参加第一次工作的会议我就想要脱离那里了;在做分析师的那段时期,自己也不懂为何,自己就是不开心的。”

“一开始我被派去刚果,在那里虽然治安不好,但那段时间却是我人生中过得最美丽的。那里的人过着简单又快乐的生活。那时候的我常想,以后要遇到像那样,能快乐生活的人应该很难了。”


他一直在说刚果的故事,我在旁静静的听。


“在刚果一年半后我被调到巴基斯坦,那里的记忆虽没有刚果来得深刻,但也是快乐的。那里的社会制度,语言,文化,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在那里每天都有我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清晨起床一想到今天又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会发生时,心脏就扑通扑通的跳着。那时的我才感受到我是真正的活着的。”


作者的故事还没讲完。不过看到这里我才戄然发现,原来我已经很久没有“清晨起床一想着今天又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会发生,心脏就会扑通扑通跳动”的那种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