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5年10月22日星期四

小女孩的酒瓶

photo by Damien Brown

这几天都在上课。早上8点上到傍晚7点。
说不累是假的,不过上课的内容和课程一点也不闷。都是一些前辈们的经验和心得分享。

今天的主讲人就跟我们讲了许多小故事。
其中一个是我特别喜欢的。

他说他在非洲期间除了工作,都喜欢出来走走看看。每次在河边都会遇到一个小女孩,逗着他说话,拍照等;就这样好几个月,每次都会遇到同一个小女孩。女孩生性乐观,每次都会穿着洗得干净的裙子,手中拿着一个啤酒瓶。

就在他6个月后离开非洲前,他忍不住问小女孩,怎么每次都拿着一个酒瓶。

女孩答他:这不是酒瓶,这是我的洋娃娃。


然后他才发现,酒瓶上放着一束编扎得很整齐的头发。



2015年10月4日星期日

两个气馁朋友的故事



最近遇见两个朋友,各自和我讲了他们的故事。

第一个是我的一个台湾友人,他在大马工作多年后,开始喜欢上这里,所以和另两个友人用了几年的时间,在文东偏远的森林处建了一间森林民宿。民宿旁边有一片竹林,竹林旁就是小河。小河清澈见底,是我去那里住时最爱的地方。

他跟我说,最近小河有被污染的现象,因这几年来有非法公司在那里挖沙。于是河床变得越来越深,河水越来越污浊;就连静谧的民宿也因为挖沙工程而变得吵杂了。朋友说他已经无数次往警局,环境局,各个政府部门投诉,但到头来都是不了了之,挖沙工程还是不停歇的进行着。政府部门一句“我们会跟进的”就把他们打发走。除了气愤,和心力憔悴,身为一名外人,他真的不懂该做些什么了。

朋友说,他们都不觉得这是问题,我又能怎样呢?


第二个朋友是在非洲当无国界医生的外科医生。她跟我讲了一个令人气愤的故事。她说,值班的地方多年来受饥荒所困,许多孩童都患上严重营养不良问题,有些甚至多日不进食了。她负责的病房就有许多这种病患。对于这种孩童,最重要就是少量多餐,每二到三个钟就需喂食一次,以预防Refeeding syndrome。

有一天早上她发现她的两个孩童病人断气了,原因就是当晚值班的当地护士偷懒把需要几次的feeding一次过喂了那两个小宝宝,结果小宝宝承受不住大量的牛奶/喂食而死了。质问那个犯错的工作人员时,他还一脸的无辜,觉得死的只不过是两个孩童,还觉得友人大声呼喝他有点小题大作。朋友说那是她也第一次在工作人员面前流泪,她伤心的不只是两个病童的离去,还有当地人对于死亡的麻木和冷漠。

朋友说,连当地人都如此看待生命,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一个人(或国家)的死亡,取决的不是命运,而是他们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