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6年5月1日星期日

遇見索馬里路上的光

 
索馬里的日落,是不是很美?


我在搞不清楚情況之下就飛到了非洲。

初時還以為被派去的是風景如畫的埃塞俄比亚;飛到去之後才發現原來是在鬧著嚴重饑荒,內戰連連的索馬里。之後每天都在醫院忙,或坐著車子去沙漠荒野區給當地人看診。但一有時間靜下來,總是會想著同樣的一個問題:你覺得他們需要你嗎?無國界醫生,真的對當地人有幫助嗎?在這種多年來遭受饑荒,腐敗政府,軍火氾濫,叛軍內戰等問題的地方;試問又如何靠這些短期服務的無國界醫生來解決呢?

但事實是,從抵達的第一天到離開的最後一天,那裡的貧民窟仍是貧民窟,難民營仍是難民營,飢荒依舊不斷,內戰依舊未停。

渺小如我,根本無法改變現狀。



初到訪時我很害怕看到他們的眼神,因為你知道你可以給他們做到的並不多。


朋友問我為甚麼曬到那麼黑,答案就在這裡。(我們的mobile clinic)


話說回來,他們的問題雖然很棘手,但我們從沒有想過要離開他們。

相反的,我們和他們生活在同一片的土地,分享著和他們一樣有限的資源,每天跟他們一樣想著同樣的難題。棘手的問題先不去想(反正想了也沒用),我真正能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就是以謙卑的心去服務那邊的每一個人。反正那半年的時間自己一早就決定豁出去了,救得一個算一個,醫得一個算一個,就這樣把一條條生命救回來。


只要生命還在,還有什麼問題是無法解決的?

以前我很不喜歡看日落時這些小孩跑來跟我搗蛋,現在我開始想念他們了。



每個人在每個過程中所得是完全迴異的,

正面負面快樂悲傷,值得或不值得,視乎個人的態度和想法。

對我來說,無論快樂或艱辛,每個階段都應該是美好的。


就像我在索馬里的這段日子一樣。

 
短短的半年裡,他們學會了不怕外地人。


而我則學會了,離開前要和他們好好道別。




在索馬里最常聽的歌曲之一,
聽久了才發現裏面寫著讓人心碎的歌詞。

「 Lights will guide you home 
And ignite your bones    
And I.................             
Will try to fix you            

會引領你踏上歸途           
點燃你早已千瘡百孔的堅強。

而我,                                    
會試著修補你破碎的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