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輕狂

歲月輕狂

2016年11月2日星期三

十年後的自己





“Delta Bravo, this is Oscar 6!”

“Oscar 6 go ahead, this is Delta Bravo!”

每次流動診所的車子一出發,我們都會和總部的電話操作人員聯繫,告知他們我們的位置和狀況。今天也和往常一樣,不一樣的是電話操作人員換了人;我一聽就知道那是我們後勤部經理阿米的聲音。流動診所回到總部後,我和阿米開玩笑說,“今早誰把你貶職去當電話操作人員了?不過你今天報告得真好。”

阿米笑得彎腰的對我說:“偷偷告訴你,我就是這個project的第一位電話操作員。他說,那時候大學畢業後什麼都不懂,就從最低做起,一直埋頭做了七年的電話操作員,才一步一步地被躍升為後勤部經理。”

“那時候有想過七年後你會成為這裡的高層嗎?”

“那時後不會。但現在回想起,感覺好奇妙; 但也慶幸自己沒放棄過。”阿米感嘆地說。

阿米是當地索馬里人,他個性樂觀,工作勤快,工作態度更是無話可說,躍升為經理是實至名歸。我們的project一共有兩位當地的索馬里高層,一位是阿米,另一位就是人事部經理莫哈末。

我剛來不久時,我們的主管達麗卡就跟我說過他的故事。她說,“我最喜歡的工作人員就是莫哈末。不過,你知道嗎?當初他來面試時,他是唯一一個沒有大學文憑的。”

莫哈末在人事部門工作了五年,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從小是在難民營長大的。他跟我說,難民營什麼都好,就是沒有上學的機會;他也是十歲離開難民營時才開始上學的。中學畢業後,又因為經濟問題而輟學,勤力工作養家。之後加入無國界醫生後,才有機會半工半讀,修完他的大學文憑。

有一天我問莫哈末:

“以前被志工組織收留在難民營時,會想到有一天你會在志工組織服務嗎?”

“那時候有想過,但覺得機會不大。”

“不過我現在辦到了。”

朋友傳過來的照片

 話說,我前個月傳了一張照片給朋友。照片是我們去沙漠村莊幫當地人注射麻疹疫苗時拍的。朋友一時興起把我的照片和電視劇“天涯俠醫”的劇照來做一個合成照。他說:“看到你蹲在地上為當地人看病,讓我想起這部自己很喜歡的港劇天涯俠醫。”

朋友不知道,我其實也是很喜歡這一部港劇。那時候追劇時還很嚮往能像林峯那樣在非洲壯麗的土地上為當地人看診,工作空檔時還能去kilimanjaro山上吹吹風(當時不知道Kilimanjaro山是需要攀爬一個多星期才能攻頂的)。

接著,朋友傳來簡訊:“當時看《天涯俠醫》時可有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像林峰那樣在非洲行醫嗎?”

“曾經那麼幻想過,但覺得機會不大,就純粹幻想而已。”

跟他互傳簡訊的那天,自己其實是感觸良多的。

因為那張合成照讓我蹶然發現,多年前的一個小小願望,原來已經實現了。

有想過十年後,或二十年後的自己會變成怎樣的人嗎?

我想每個人都會想過,也不停的為自己的夢想努力著。但十年過後,還在為自己夢想努力到最後的,還剩下幾個?

*文章收錄在新書「索馬里,我的世界之外」*


話說新書終於在全國大眾書局上架了。前幾個月都為了新書而忙,現在終於不用忙了,才想到我還沒真正感謝我的製作團隊:恩妮,海倫,向希(三個的名字都取得很好)。
還有兩個幫我改正錯字的女生:幼倩和米娜;幫我弄了兩個美美video的明盛,還有所有幫我買書,賣書,宣傳書等的朋友。謝謝了!